現在我們轉發的是新聞發佈的正確報導,你們可以轉發了,請大家注意,不要轉發之前那個誤寫了不正確重量的報導,同時要跟大家說明一下,由於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學佛修行要修暇滿殊勝海心髓和最勝菩提空行海心髓,諸惡莫做、眾善奉行,利益眾生,這才是正事,不贊成拿杵上座的考試,聖德們為了讓羌佛支持拿杵上座,就故意設了一個陷阱,請羌佛來觀禮,結果羌佛來了,就造成佛陀無法推託,只得出面解難。

       金剛大力王拿杵上座的標準是上超30段,為最高頂峰,也就是說歷史上無論什麼大力士王牌或等妙覺巨聖德上超30 段,就是最高頂峰了,而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竟然單手拿起上超了56段的鎮殿金剛杵超過了13秒鐘,其重量是420磅,成為世界上史無前例的拿杵金剛大力王,聖德們說南無羌佛拿杵上座的紀錄是前無古人、也敢預言是後無來者真正佛陀的本質。 
   
       這把鎮殿金剛杵存放在美國加州聖蹟寺,歡迎大家虔誠恭敬來拿這把鎮殿金剛杵,會給大家帶來吉祥殊勝的福音。

 

世界日報

真佛法實顯道行,假佛法空說理論

2020年02月11日

金剛杵

金剛杵

年近九十聖僧開初教尊,體重僅一百八十多磅,用其三根手指頭有骨節折斷變形的舊傷的手,在美國洛杉磯聖蹟寺大雄寶殿,眾目注視下,單手拿起兩百磅金剛杵上基座,聖力驚駭世人,遠超亞洲第一大力士。

 

【洛杉磯/法會現場紀實】
2020年2月9日,在美國聖蹟寺大雄寶殿,舉行了一場真實的佛法道行法會——「拿杵上座」考試,目的是鑒別學佛修行人的實際道行,對自身體質結構的改變程度。未料到,這考試無意中牽涉到第三世多杰羌佛,讓祂無法推託,出面解難。

什麼是「拿杵上座」?文物古董商店裡常見一種金剛杵,從幾十斤到三四百斤不等,這類巨杵出自西藏,名叫「上座杵」,式樣頗多,有普巴杵、五股杵、九股杵、時輪金剛杵、大威德金剛杵、密集金剛杵等,有前弘期經幻心時代所製,也有後弘期由蓮花生大師改制的正確標準上座杵。人們普遍認為是藝術品,極少有人知道,其實它們是古代用於直接檢查真假佛法的道行證量的,需要被檢測的人單手把金剛杵提起懸空,在規定時間內放上基座,這種測試叫「拿杵上座」。實踐證明,單手提起「上座杵」非常的困難,雙手能提千斤重的人,單手連三百斤重的杵都提不離地。照法規,每個人依各自的年齡體重而有各自的達標標準,達到此重量標準稱為「康體士」,康體士以上為上超,康體士以下為下降,上超的共有30個段位,下降的有5個級別。

「拿杵上座」是鑒別一個人是凡夫結構還是具有聖者成份的最科學的檢測器,因為聖者的體質成份與凡夫完全是兩碼事,外表形象看來都是人,但內質是完全不同的質地,相當於鳩鴿與鷹,外表都是鳥,但內質結構和力量天差地別,這是自然存在的差異。專業大力士每天訓練,經十幾二十年才成為體質超強的大力士,但這依然是同類量的累積造成的增強,並沒有本質的改變,改換不了其常人的體質功能,不能脫凡成聖。而修學了真佛法的聖者,卻能遠超大力士的體質和力量。初級聖德能在自身達標基礎上,上超12段至19段,上超20至25段為中級聖德,上超26至29段為大聖德,上超到最高頂峰30段是「金剛大力王「巨聖德。常規來說,常人中力氣大的男士想上超兩三段都很困難,國家級大力士能上超到9段、世界大力士上超到10段就再加不上去了。聖體質結構所生發的聖體力量,斷然不是常人體質所能企及的,特別是「鎮殿金剛杵」「上金階」或「離聖座」,那個等級的重量會把常人的筋骨、肌肉都拉到破裂,骨節垮架。必須是巨聖德體質的聖體力,才拉得起「鎮殿金剛杵」。我們曾親眼目睹亞洲龍武大力士「拿杵上座」,雖然他手指被當場拉裂出血,但最終上超了10段,獲得「世界大力士大力宗師」金腰帶,非常了不起。

2月9日這天,聖跡寺大雄寶殿有一柄420磅重的巨大金剛杵,是前兩天聖德們在這裡開法會時放上法台金階的,達到30段頂峰重量的「鎮殿金剛杵」,除了巨聖德,世界上從未有人將其撼動過分毫。「鎮殿金剛杵」已放在金階上,「拿杵上座」考試則無法啟動,因為法規規定,杵在金階上,便不可啟用金剛勾拿杵,否則犯律規。大家極度擔憂,所有力氣大的人都上去請這柄巨杵下金階,但無人能單手將該杵拉離聖座,他們用盡九牛二虎之力提拉,卻絲毫不動,法會無法進行。正好當天H.H.第三世多杰羌佛被恭請觀禮法會,大家請第三世多杰羌佛解難。羌佛說:「我本來就不贊同你們這項考科,考了半天也是常規之人,有幾個是初級聖者?不是聖者,上超十幾段都不可能!是誰把這杵放到金階上的,就讓誰把它取下來。」法師們說是一位聖僧拿上去的。羌佛說:「這完全是胡鬧,這不是故意刁難嗎?明明知道你們今天要考試,還故意設一個難關在這兒!讓他給拿下來!」法師說聖僧昨天就到外州弘法去了。無奈,羌佛只得登上法台,說:「我不是來上杵參與你們活動的,只是幫個忙。試試看吧,能不能幫你們把杵提下來還不知道。」說完,羌佛走到「鎮殿金剛杵」面前,單手把金剛杵提起懸空聖座,依法取出了金階。當下弟子們無比震驚,想不到羌佛只有一百多磅體重,卻輕易拿起了三百多磅體重的世界大力士都拿不動的「鎮殿金剛杵」上超了五十多段!如此聖體質聖體力,實在是驚世奇觀!

「鎮殿金剛杵」雖被請下了金階,但地面金階上還有一柄280磅重的考試杵,也得提下金階才能啟動考試。其實大家知道,現場無人能單手將這柄杵請下金階,就連亞洲大力士呂瀟,去年12月「拿杵上座」最高重量拿起226磅。今天同樣,在場所有大力士個個勇猛上前奮力提取這金剛杵,這些人中有的平常參加大力士比賽雙手能舞弄七八百磅,今日單手提這280磅的杵竟絲毫不動,完全舞弄不了!最後還是由羌佛單手提起取下了金階,應試法會總算正式啟動了。

這應考前的意外,卻造成了神秘驚喜的發現!原來,羌佛的返老回春,不只是外表的年輕,而內質也與之同等,甚於年輕人的青春質地因子太多倍了!

羌佛的弟子,世界佛教總部開初教尊說:「我敢在此斷言,除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有此聖力,這世界上任何法王任何大活佛大法師都別想提起《鎮殿金剛杵》分毫!」開初教尊從來沒有練習過任何健身運動,更沒做過任何重力訓練,沒有學過武術,只是个修行打坐修法的文人。這位老聖德是只差兩歲就九十歲的老人了,體重一百八十多磅,三根手指頭有骨節折斷變形的舊傷,但他竟然用這隻殘缺的手,把另一柄初級聖者杵,依法規拿上了基座,上超了十六段,證明了得道高人聖者的超凡體質體力!

在場眾人一致公認,「拿杵上座」是鑒別真假佛法、真假聖者的最直截了當的檢測器,是聖是凡,「拿杵上座」,一目了然!讓人百思不解的是,整日進行重量訓練的專業大力士們,為什麼會不如一個打坐修行從不做重量訓練的修行人的體質體力呢?如2014年11月代表中國到馬來西亞吉隆坡參加世界大力士比賽獲得的亞洲第一大力士的呂瀟,2017年在遼寧春晚拉184噸火車前行20米,他體重350磅,年齡36歲,2019年12月27日在中國瀋陽「拿杵上座」,他上超了自身達標標準2段;而一個體重180多磅,年近90歲的佛教高僧老人,卻超過了呂瀟的段位十四段!他的師父H.H.第三世多杰羌佛更是令人無法想像,只能說,除了佛陀的本質,有誰能做得到呢?無論我們相信不相信,事實就擺在面前,沒有任何技巧花招可用,就是直截了當提起了實際的重量,除了驚歎認可道行高深,我們還能說什麼呢?這次活動讓我們明白了,佛教歷史一直以來處於模棱兩可的玄乎空論,總算打開了樞紐,亮出了實質的真相!

(資深媒體人有年撰稿,資深大眾傳播教師楊慧君攝影,蔡曉薇律師現場公證 )

 

 

旺扎上尊展顯金剛力在聖蹟寺提起千斤攔殿金剛杵

 

(楊慧君/洛杉磯現場目擊報導) 2019年03月19日 

 
       金釦三段已證不退地菩薩,一向不接觸一般凡人的旺扎上尊,終於在美國洛杉磯帕薩迪那市的聖蹟寺與千名佛教徒們見面了!2019年3月6日,佛教徒們擠爆了聖蹟寺,但是秩序井然,為的就是能見到旺扎上尊。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先是在釋迦世尊佛像前的法台上為眾說法,說了証境達到上尊的人數,在這個娑婆世界是屈指可數的。在大雄寶殿中門外的千斤金剛杵,沒有內證功夫是提不起來的。旺扎上尊作為上尊等級,位居頂級大法王,依法度,必須展現他的金剛力。氣脈明點沒有完全打開暢通的人,是無法舉起千斤金剛杵的。由於無法找到千斤的金剛杵,所以改用舉重選手用的杆鈴,重量為一千斤,代替攔殿金剛杵, 來作修法加持。

 

       1,000斤是什麼概念呢?在機場,一件行李不可以超過32公斤,等於是一般人能搬運的上限,再增加重量就會傷到搬運人。1,000斤等於500公斤,抬千斤的概念,就是16 個滿重的行李必須以一人一次抬起,沒有哪個大力士能一次抬得起的!這千斤金剛杵要能被抬起,已讓眾人驚呼不可思議!就在眾人的驚奇聲中,出家人廣播說:「旺扎上尊已經到了!」

 

       近千名信眾立刻兩邊排班,手持哈達迎請上尊駕臨。但見一位身材高大魁武十分莊嚴,看起來確實像一尊金剛像,留著長鬍的上尊,走到了聖蹟寺大殿。在踏入大殿前,上尊彎腰將兩邊各十多個鉅大鋼鈴的千斤金剛杵,晃當一下,沒有提起,但見他一提氣,兩手一提,瞬間將千斤重的金剛杵提起,然後放下,又是一陣很重很重的金屬撞擊地面的聲響應時響起。信眾瞬間驚嘆!歡喜讚嘆!旺扎上尊於是入中央的寺門,朝著大殿上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一路四次大禮拜,旺扎上尊屈腰上前,受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摸頂加持,然後坐到羌佛下方左邊的桌前,他用正宗的英語在釋迦牟尼佛像前向大眾開示說:「佛弟子們,我非常高興今天在這裡見到你們。我高興是因為你們有因緣在這一生能遇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這樣你們就有機會學到正宗的、沒有被竄改的、原始的佛法,因為這樣,你們就可以在今生得到成就,所以我當然非常高興。」在羌佛離開前,旺扎上尊站起來埋頭彎腰,雙手朝上, 做弟子送佛禮,恭送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離去。然後返回法座一一為與會大眾摸頂加持。

 

       接受旺扎上尊加持的信眾,包括金釦一段證達上人,證量高深的見慧孺尊、阿寇娜摩仁波切、藍釦三段的多位仁波切、藍釦二段、藍釦一段的仁波切、法師們、多位寺廟的住持和眾多出家人,也有許多居士參加了這場法會。受到旺扎上尊加持的人,有人覺得頭頂一陣清涼,有人覺得被上尊的手摸頂,像是千金壓頂,有人感覺全身顫抖,如通了電,極為殊勝。當旺扎上尊為大眾做完加持後,寺廟開放現場信眾可以報名上前去舉這個千斤杵,會場的在家人與出家人,十多位上前試舉,結果千斤杵絲毫不動 。

 
       聖蹟寺曾有三位佛陀在虛空出現,穿過三層障礙物降下甘露於鉢中的聖地,此聖地已經由旺扎上尊依法成立真正的內密壇場,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內密壇場。 以後具備內密灌頂師資的大聖德們可以在此為經過擇抉具資格的佛弟子們舉行內密灌頂。

 

有神通也開不了現量伏藏

 

       在大力王尊者堪千旺扎上尊在聖蹟寺展示抓起千斤重攔殿金剛杵的隔天,即2019年3月7日,聖跡寺來了一位比上尊更高的“玉尊”,當著近200人展顯現量伏藏道行!

 

       藏密法分為兩大類,一是經書法本翻譯,為嘎瑪,二是伏藏取出為代瑪。代瑪又分為南藏北藏。而伏藏包括開藏,總稱伏藏法。伏藏法又分昔量伏藏和現量伏藏。伏藏師三字,在藏密中常見,藏密彿教徒幾乎人人皆知。昔量伏藏顧名思義,即佛陀或前輩祖師如釋迦牟尼佛、蓮花生大師等,將一些機緣尚未成熟或將招魔害暫時不宜傳世的佛法法本、法物秘密埋藏起來,待因緣成熟時,由後世祖師開掘出來傳法。伏藏共分兩大類,上部伏藏和下部伏藏,合稱併為南藏。而後來後藏的增郭吉登曲堅刻印了新的伏藏,稱為北藏。這些都不重要,無非匿藏經書聖物等,開藏才需聖量獲取。

 

       但是,昔量伏藏並非絕對需要聖證量,有時可依照記載或祖師留下的線索尋找,而且時隔久遠,加之末法時期的種種怪劣騙子假聖者等造作,那伏藏物到底是前輩祖師伏藏的還是凡夫充聖人自藏自取的騙局,誰也說不清。故佛菩薩為了預防以假充聖的邪惡騙師,規定取藏師本人必須舉行現量伏藏來證明自己開藏取寶的真實性。現量伏藏絕對不允許有線索記載可尋,儀式慎重中加嚴格,當場當眾從數百人或千萬人中抽籤定出十位伏藏者在眾人監管下伏藏,讓被關在另外一處的大聖師當場當眾開藏,沒有絲毫虛假能夠混入!佛史上,具現量伏藏道行的有蓮花生大師取佛陀講經,還有宗喀巴大師、瑪爾巴大師、無我母大師、杜松淺巴法王。

 

       連阿底峽尊者修現量伏藏法都曾失敗過兩次,可想此法所需聖量之高,非具有聖量者就能企及的。就是三段金釦上尊,可取昔量伏藏,也很難取出現量伏藏。八地到十地大菩薩都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取現量伏藏。唯有大摩訶薩才能確切地開藏無誤。能現量伏藏,意味著該伏藏大師的所有開藏取出的佛法、法器等必然真實無疑。故,凡未經現量伏藏證實的法,都是不準確的,統稱世俗佛法。因為世俗佛法必須還要經過勝義擇決才能確認是否為真伏藏勝義佛法或法器,但勝義擇決又必須是要大摩訶薩、等妙覺菩薩才能作的。

 

       現量伏藏的法本或法物,不是一件,而是十件,每件東西不同,其中真正的法本或法物只有一件,混雜在外表一模一樣的許多件當中,在眾目睽睽監看之下,由抽籤出來的十位伏藏者,到另外一間隱秘的房中,在開藏的巨圣德看不到的地方打包、隱藏,再拿出來伏藏。此時開藏巨圣師一口指出唯一的聖物在何處。

 

       3月7日這一天,女巨聖德“玉尊”來到聖跡寺大殿,拒絕現場一百七十多位法王、活佛、大法師等的供養,“玉尊”從法會開始到結束未發一語,她不要名利,不露聖顏,只為開藏表正法所在此地,普利眾生。四段金釦“玉尊”道行高深莫測。

 

       此次現量伏藏的聖物是“照妖鏡”,這是即便具有神通也沒有辦法現量取藏的。修法開始,照妖鏡與十面看起來一模一樣的普通小鏡子混在一起,現場抽籤選出的十位伏藏者,被隔絕在另一旁的觀音殿中,門口有人嚴守。“玉尊”與一百多人在另外一處所,與那十人相互隔開,無法通悉。十人在觀音殿內將十面小鏡子分別用十條一樣的白色哈達包裹起來,放在黑布袋子中,自然外形形體混亂,就是伏藏的十個人沒有一個人知道哪一面是照妖鏡,因為十面鏡子完全相同一模一樣,再加上哈達包裹,再放入黑布袋中,形體形象早已混亂沒有樣式。緊接著,十人隨意從布袋中拿出包著的鏡子分別伏藏,伏藏好後即刻返回觀音殿關起門來,就是這十個人也毫不知曉照妖鏡在何處,而“玉尊”毫不沾邊、從不接觸,竟然坐在另外的帳中很快便舉牌宣佈什麼地方有伏藏照妖鏡。此時原伏藏的佛弟子又從觀音殿出來,按照“玉尊”的預言法旨開藏見證。當開藏出來的鏡子呈放在聖跡寺大殿中央的油燈前一照時,十個伏藏者都驚呆了,果然是照妖鏡!一百多位佛弟子爭先恐後、興奮地圍聚在巴掌大的小鏡子跟前,照妖鏡里反映出的根本不是常識中的一盞燈,一聲接一聲的高喊迴蕩在大雄寶殿:“三盞!”“我看到五盞!”“四盞!”“八盞!”……有幾人看到邪惡相!然而,其它九面看起來與照妖鏡完全一樣的小鏡子,所有人都只能從中看到一盞燈,也沒有什麼邪惡相。伏藏開藏一共兩輪,”“玉尊””兩次都輕易地舉牌預言指定出真正的照妖鏡伏藏在何處!

 

       我是伏藏者之一,我必須說,太厲害了!如果不用油燈仔細鑒別,我們十個人試作,明擺著睜開大眼睛來分辨,也看不出哪一面是照妖鏡!十面鏡子一個模樣,都是水銀鏡子,不要說伏藏了,明擺在大家面前都選不出照妖鏡是哪一面!”“玉尊””完全不沾鏡子的邊,竟然知道伏藏的照妖鏡在哪裡,實在是佛國巨聖降人間!”

 

       我們特地去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對此說法,羌佛說:“什麼照妖鏡,不值分文,不能成就。這只不過是一個標記而已,是沒有意義的,學佛修行才重要!!!”

 

       我們記住了佛陀的教導,最重要的是學佛修行,管它什麼照妖鏡,那是成就不了人的。而現量伏藏的法義重點不是照妖鏡而是“玉尊”能從十個伏藏起來一模一樣的水銀鏡子中,準確地舉牌公告聖物所在處!那些在我們凡胎肉眼中沒有差別的鏡子,還伏藏起來了,但在“玉尊”的道行裡,卻是無法藏匿!千萬不要小看那舉牌宣佈在何處有聖物的動作,試想一下,如果換作另外的大法王或者你我,我們敢宣佈嗎?我們敢瞎猜嗎?那可是要當眾打開來見真章的呀!這不是說大話、講開示、吹牛能解決的事啊!一當打開來不是聖物,怎麼下台?只會徹底完蛋,從此倒霉!所以,巨聖德與聖德之別,也就在這舉牌宣佈的瞬間,一翻兩瞪眼、黑白湛然!就是有神通的聖者,用天眼通能看破墻壁、穿過山石,看到的也是同樣的水銀鏡子,根本分辨不了哪一面是照妖鏡,更況凡夫哪有道力沾得上現量伏藏?!

 

       修法一結束,現量伏藏必須的佛聖加持的稀世大寶丸也同時修成,大家十分感動,發心準備盡其一切供養大摩訶薩“玉尊”,怎奈“玉尊”一言不發,分文不收,飄然離眾,不見蹤影,留下的只有佛弟子們的感慨:“這世上號稱大法王、大法師、聖者大菩薩的人何其之多,有的名聲震天響,著書開示一大堆、空洞無道行,盡收供養為目的,可他們對真正的佛法不要說自己沒有,連見還沒見到過呢!這些所謂的名流大人物,到底有誰拿出了如“玉尊”一樣的佛法聖量?他們能實地修一場現量伏藏法,給求法若渴的眾生看一看,來證明自己掌有的傳承是真正的佛法嗎?!找不到一個真貨色啊!費人深思啊! 
 

金剛力

金剛力

金剛力

金剛力

旺扎上尊果然非同凡體

 

2019年03月11日   維加斯新聞報

 

       西元二零一九年三月六日下午,驚雷在美國聖跡寺上空轟鳴炸響,如山崩地裂,震耳欲聾,滂沱大雨傾盆而下。聖跡寺大殿擠滿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佛教徒近千人。他們手捧哈達,恭敬虔誠地跪迎大聖成就者———旺扎上尊。

 

       旺扎上尊是金釦三段大聖者,今生以來依止在多杰羌佛座下修學,成就聖量巨大,堪稱全球佛教界絕無僅有之大力王尊者。曾主修金剛法曼擇決大法會,依法擇決出降世真身佛陀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2016年又親自主持世界佛教總部對全世界法王、活佛、法師、上師、阿闍梨等的聖考,修“輪迴八風陣”和“金剛陣”,以聖量擇決近萬名佛教徒的修持段位水準,震撼世界!然上尊於名利之事無感而淡,數年來雖勤於渡生法務,但除了少數上乘段位的佛教徒,絕少與常規佛弟子見面。這一次是聖跡寺燃燈古佛殿即將落成,在該寺僧眾再三再四的請求下,上尊終於認可將定期到燃燈古佛殿誦經轉咒,為點燈祈福的信眾修法祈禱加持,依此因緣才不分行人等級公開與佛教徒們見面。

 

       三月六日傍晚,旺扎上尊出現在聖跡寺,步伐穩健、著地有聲,似如金剛降壇。大雄寶殿門口放著一把巨大的金剛杵,重達一千磅。依蓮花生大師時代的古制法規,凡三段金釦位達大聖者之上尊,必須依其體重和年齡,提起相應重量的攔殿金剛杵,方可從杵上跨越進入大殿,以此檢驗其身體素質是否健康,是否達到超凡標準。依規,旺扎上尊的標準應該提起一千磅重的攔殿金剛杵,才可步入大殿叩拜佛陀。

 

       高大如金剛而又十分莊嚴的旺扎上尊走到攔殿金剛杵面前,彎腰輕輕抓起了一千磅的金剛杵,現金剛威猛之相,放下時,地與大殿頓時震動,驚駭眾人。隨後上尊輕盈跨杵而過進入大殿,一邊大禮叩拜佛陀,一邊至誠而白佛言:“我,弟子旺扎,恭敬頂禮偉大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然後屈背弓腰,徐徐而行,直至羌佛面前。羌佛為他摸頂,摸頂畢,上尊倒退側旁升坐,對大眾說:“佛弟子們,我非常高興今天在這裡見到你們,我高興是因為你們有因緣在這一生能遇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這樣你們就能夠學習到正宗的、沒有被篡改的、原始的佛法,因為這樣,你們就可以在今生得到成就,所以,我當然非常高興。”

 

       旺扎上尊為在場的所有佛弟子逐一摸頂加持,直至夜深方才離開。

 

       上尊離開後,佛弟子們按捺不住對千磅金剛杵的好奇,紛紛來到金剛杵前一試身手,其中有在健身房練體的大力健將,當然,毫無疑問,無論他們使出何等力量,直起腰時都在搖頭,不要說提起來,就連搖動都沒有可能,兩個人聯手想提起一半端頭也是紋絲不動。難怪上尊又稱“大力王尊者”。

 

       旺扎上尊的侍者堪昆仁波且說:“這地球上的所有法王活佛中,根本找不到能提拿攔殿金剛杵的人了,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的大殿前都沒有攔殿金剛杵,因為這是暴露凡夫俗子本質的利器,若不是真正的大聖者,誰敢擺呢?為什麼會這樣?原因很簡單,真正的佛法失傳了。大家學到的,都是殘邊斷角的空頭理論,因此名聲再大、地位再高的活佛法王,基本上都是空洞的病體虛殼,身上哪有聖質成份?何來真佛法煉成的金剛之體?要見內證功夫,只有在羌佛師父這裡,只有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親信弟子旺扎上尊才是真材實料,真正的如來正法。我敢說,某些西藏法王,高唱傳承空洞理論,可憐得很,盡搞些糊弄外行的沒用的東西,無論在眾人面前怎麼升坐法臺,強打精神裝模作樣,還是虛病之體,自己都還在病痛中焦灼,竟然還編說空洞大話,甚至假佛法。由於修行人不見真剛,只聽空說,不被騙才怪呢!這正是釋迦牟尼佛說的末法時期魔強法弱多遭害。有的法王活佛為了遮蓋自己的凡夫本質,說‘我們的傳承不講究這個’!我說你只能去騙傻瓜!不管你講不講究,你既然號稱聖者高人,超凡入聖,你的身體怎麼沒有聖者力道呢?你無力、體質差、病虛之體,這是推翻不了的事實,難道不是嗎?不服氣你就抓起攔殿金剛杵來看看!就正如五明,冒充有五明的人很多,結果五項在哪裡?一項一項擺出來看啊?五明高度呢?更沒有!釋迦牟尼佛規定菩薩在五明中得,而你五明不全,更不見高度,那你就明擺著不是大菩薩,你稱菩薩就是違背釋迦佛陀的教戒,你就是個普通人,根本不是菩薩!”

 

#第三世多杰羌佛 #多杰羌佛第三世 #多杰羌佛 #旺扎上尊 #上尊

 

 

佛教界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最偉大的聖跡已經被傳頌數月了!因海長老於去年12月預告門人即將圓寂,根據長老的因緣,在祂圓寂時將成熟百場聖會,這聖會不是人為可以定的,也不是因海長老或更高的佛陀可以定的,聖會是一種大事因緣的緣起, 果於2017年1月15日在毫無病症的情況下於美國加州剎那圓寂, 成就金剛不壞身,法體十日後神變,創佛史新篇章,祂是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現已經改名為世界佛教總部)的經律論三藏總導師,圓寂的殊勝情況,相應了長老的聖量與身份:金釦四段聖尊,法駕返歸淨土上品蓮台。

 

▲為因海老和尚前些年的留影。

 

因海長老是一位大行隱者,可是有許多證量甚高的寺廟住持,是祂的門下弟子,主持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的主考,金扣三段的旺扎上尊也是祂的弟子,金剛陣聖考正是因海聖尊(太尊)傳給旺扎上尊的法。長老數十年前西遷美國,密行修煉,修證的成果在其圓寂後示顯於眾佛子前,以圓寂的殊勝示現,廣度眾生成佛道。更以其圓寂的殊勝成就事蹟,示現了祂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處,所學的法是至高頂聖的。

 

死而復生 數度神變 生死自由 預言圓寂在先 果然應驗

 

因海聖尊曾於十多年前,累世因果顯報,足筋被挑斷,失血過多而死,死後五天復活,復活後開口第一句話便是:「不可對下手害我的人有一點傷害的行為。」正是明信因果,踐行<<解脫大手印>>最勝菩提空行海心髓的心行,何等大悲無我。當時因海長老因為足筋被挑斷,無法行走,得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特別加持,當天足筋就長了回去,當時有一個一百三十多斤重的人,因海長老當下就抱著他走了幾步,還可以負重走路,恢復之快真可以「神速」二字來形容。今年一月十五日因海聖僧又圓寂了,圓寂前一個月已經有了預告。當時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的總主持主考旺扎上尊,於2016年12月30 日聖考結束大會上的公開講話中說:首先恭賀考試成功的佛教師資們獲得了段位,這是高興聽到的聖事,但也要宣佈一個難過的聖事。有一位曾經九疤放光破暗室的聖尊,我最尊敬的當今世界第一高僧因海老和尚,明年一月中就要離開我們了,圓寂後會為佛教史上創下沒有過的聖跡,大喜事喔,應該歡喜慶賀! 」

 

金剛不壞身

因海長老圓寂當天十一個小時以後,大家與長老拍照。

 

大家想想,何以足筋被挑斷,竟然能夠長回去!死了五天還能復活, 因海聖尊死了五天復活,還活了十多年, 從那時到今年初圓寂,老和尚沒有任何災難、也沒有任何病,最神奇的是每次體檢,長老的身體與年輕人一樣健康 !這一次老和尚是在毫無災變、毫無病症的情況下,突然剎那在一秒中的時間離開的。要生就生,要死就死,這就是真正已經證到生死自由!因海長老早些年曾有很多神變的聖跡,當時神變後的肌膚如出生嬰兒般細嫩光滑,並保持這樣的聖狀長達六年之久。這是<<解脫大手印>>中,返老回春的法。這次聖尊圓寂後的神變,再一次彰顯了聖尊地境的高深,是佛史以來從未有過的聖事,是古往今來,佛史上唯一一位圓寂後還發生神變的聖尊,開創了佛史圓寂新聖章。 再深思,是誰讓死人復活? 這是聖尊的道行所致。

 

三世多杰羌佛開光 釋迦佛陀讚嘆 聖尊主持百場聖會

 

世界佛教總部高人聖者林立,據我所知,至少有兩位金釦四段玉尊、兩位金釦三段上尊、兩位金釦二段教尊,四位金釦一段儒尊。 由因海聖尊與旺扎上尊、格藍德欽釋勒玉尊、迪偶客上尊親自主持百場聖會。這句話說的可神了,由「因海聖尊親自主持百場聖會」,人已經圓寂躺在棺材中了,怎麼主持聖會啊?這正是「死而非死」,肉身之死,實是假死 ,因海長老死了卻還出現鬍鬚續長,臉型由瘦削漸變成圓滿相,皮膚日益細嫩,甚至指頭還長長了等等生命現象,逆反成住壞空,現死後返老回春貌,出現修佛法才會出現的相貌改變,可見長老的靈識的外衣不是凡夫的臭皮囊,而是佛法的珍寶體現。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發佈的公告說明了這「百場聖會」的性質,是一個巨聖大法會的性質,是特定由巨聖主持的法會。其性質猶如釋迦牟尼佛的「靈山法會」,是獨一固有的法會,結束後就完了,不是哪一個上師或聖德,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自己開「靈山法會」的:又如七葉岩「結經會」,開完就沒有了,哪怕再來兩百個阿羅漢坐在那裡談說經教,也不是「結經會」了,「結經會」是固有時間、地點、法務、住持聖、是定性獨有的法會。

 

▲因海長老圓寂後第三十一天,法師仁波且等與長老堅硬如鐵石的金剛法體合影。

 

讓我們來看看這百場聖會的序幕是怎麼開始的:

 

美國洛杉磯的殯儀館因為容量有限,無法讓因海長老的肉身停放太久,旺扎上尊負責百場聖會之安排,決定於第八天將法體迎至洛杉磯尚未啟用的某寺觀音殿。

 

當天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供奉因海聖尊法體的觀音殿開光時那一剎那, 暴雨忽停,萬里無雲,天空一片藍,不知從何而來的千隻金剛鸚鵡(注意!是千隻不是幾十隻!),突然出現在觀音殿上方盤旋幾十圈,叫聲震耳欲聾,房屋震動連屋內桌上杯中水都為之蕩起微波,請大家想想那場景,是多麼的罕有殊勝!這是拉開「百場聖會」的序幕。千隻金剛鸚鵡的到來,代表吉祥殊勝至極。

 

聖尊圓寂十天相貌神變 成就金剛不壞身

 

接著旺扎上尊安排七眾佛弟子天天在法體面前誦經,一天三場法會, 二十四小時 六到八人誦觀音菩薩聖號不輟,因為因海聖尊是修<<解脫大手印>>合修<<大悲勝海紅觀音法>>的,法體供奉於觀音殿,時而發出異香,時而放光,眾目睽睽下,法體日日神變,根據慚愧行人筆者本人連續數日親自參與一天三場法會的親眼所見,聖尊法體日益白皙細緻,鬍鬚日日長長,臉色紅潤,圓滿莊嚴日甚一日。華藏寺住持若慧大法師、副住持妙空大法師、華藏學佛苑苑長隆慧大法師、佛教正法中心創辦人寶塔寺住持香格瓊哇和尚、龍舟仁波切國際佛教僧尼總會覺慧大法師等等人,在聖尊圓寂第十天,得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允許,用手觸摸聖尊法體,發現法體堅硬如金剛石,曾用五雷正法掌擊碎十幾尺遠橘樹的隆慧大法師當眾說,她特別用了大力去壓聖尊臉頰最軟的部位,竟然被彈了回來。聖尊的肌肉堅硬如石頭,反作用力之大,無與倫比,眾人驚覺,因海聖尊法體跳過一般修證得很好的成就者必須三年坐缸再啟出驗證是否法體完好的程序,僅十日已成全身舍利,且法體神變,返老回春成圓滿莊嚴相!

 

佛教聖蹟

▲因海長老圓寂後十一個小時的乾瘦蒼老、皺紋深陷的照片,和圓寂後二十四天的圓滿豐潤莊嚴照片對比,完全神變成了不同的兩個人,這是佛史上真正出現的第一尊真正金剛肉身舍利。

 

佛法的大成就者在往升虹化之前,身體是不可以給人碰觸的,特別是被犯過密宗戒的人碰觸,業力侵擾,即無法化虹。 旺扎上尊對竟然去碰觸因海聖尊法體的十幾個人,非常生氣,說雖然被十多人碰觸法體,還好聖尊地境甚高,沒有受到影響,再不准人碰觸長老已成金剛身的法體。儘管這樣,都沒有影響到長老聖尊的法體神變。

 

▲巨聖德為因海長老題寫的兩副對聯。

 

聖尊法體一直敞開停放,沒有經過絲毫冷藏的程序,與大眾共處一處,為防止人多帶起灰塵過重到法體上,只在棺木上罩上一個透明的壓克力防塵罩, 按常理,人的遺體經過這麼些日子的折騰,早就該腐敗發臭了,可是聖尊法體,愈來愈莊嚴,每當行人進入停柩的殿內,一片祥和瑞兆,好像置身另一度空間,感覺幸福無比。慚愧筆者獨自一人開車前往,白天的誦經法會結束後離開會場,天空總是吉祥雲環繞,有陽光的日子,一片燦爛美好的景象,沿路就聽到鳥鳴歡唱,晚上車行寺廟前的路上,但見朗月明照,祥雲環繞,有時月亮與星星爭輝,鳥鳴嘹亮,啼叫聲劃破靜寂星空。

 

▲旺扎上尊為因海長老題寫的讚頌偈。

 

依美國法律,殡儀館的工作人員於第32天必須引奉遺體入土,在入土前夕,殡儀館的專業人員前來檢驗長老遺體發現:經過三十一天,躺在棺木內的老和尚的身體特徵完全不在了,一個滿臉皺紋、瘦削骨骼突出的老年人,竟成了圓滿的莊嚴相貌,判若兩人,純白鬍鬚不但長長、長多,竟還長出三根黑鬚,而兩個手指頭也長長了,面對這前所未見的殊勝景象,處理過死人不計其數的殯儀專業人員看到如此前所未見的景象也驚呆了,讚嘆恭敬不已。

 

百場聖會 鷹群盤旋 烏鴉群翔圍繞

 

當聖僧法體依美國法律第32天入土上供聖地那天,聖僧法體依佛教的儀軌程序,由貢嘎活佛、創古諸古等四位活佛抬棺,到達聖地,誦經法會開始,但見幾十隻鷹盤旋聖地上方,接近大眾只有幾層樓高!鷹在密法中代表大鵬金翅鳥,烏鴉代表麻哈嘎拉大黑天護法。鷹群來了盤旋,象徵著大鵬金翅鳥駕臨表法,在佛法中代表釋迦佛陀來了!還有代表嘛哈嘎拉大黑天護法的烏鴉群,也在聖地上空群翔圍繞,鳥語歌讚。 這說明什麼?說明因海長老的成就為釋迦牟尼佛所讚嘆!

 

「百場聖會」由觀音殿移到玫瑰聖地,繼續天天舉行, 每一場聖會開始,玫瑰崗的工作人員就現場眼見鷹與烏鴉飛來了,而且飛的動作特別不同,叫聲也改換了,法會結束旋即飛離。這就是因海長老主持聖會表法顯聖的一部分,百場聖會必須是在因海長老身邊法會現場所完成的「百場法會」。

 

▲百場聖會圓滿當天,洛城供奉因海聖尊的法體的聖地位於東方,下起大雨,西方則晴空萬里。下雨的東方出現兩道弧形彩虹,第一道內圈光亮無比,兩圈彩虹之間則顏色黯淡,好像一抹弧形天路七彩環繞。

 

百場聖會又是怎麼結束的呢?百場聖會圓滿之日,洛城東雨西晴,天空出現極為明顯的雙彩虹,彩虹淡去,旋即橘紅色霞光中現兩條金龍,以表人天讚嘆,慚愧行人特拍下如此勝境分享於眾。聖地上方路地兩端種植的紅色花樹,枝枒茂密,滿樹紅花,欣欣向榮:兩旁別家墳頭,同距栽植的樹,則枝芽乾枯,紅花幾已謝。慚愧行人亦為之拍照以證上尊聖地的殊勝。

 

因海長老直屬佛陀宗 大行隱者乃頂級聖僧

 

因海長老的道行聖量位達「聖尊」,依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公佈的段位,屬於金釦四段,僅次於金釦五段的等妙覺菩薩。故旺扎上尊稱祂為當今世界第一聖僧。祂的成就不是一般的聖僧,而是頂級的聖僧 ,絕不是一般的老和尚、大德、長老的稱號所能比擬的。

 

▲兩道彩虹漸蛻,橘紅色霞光中,隱約可見兩條金龍現身其中。

 

這麼殊勝的百場聖會圓滿了,功德若何? 功德勝於修幾千場、幾萬場寺廟法會的功德,能遇上的行人真是百千萬劫難遭遇。 金釦三段旺扎上尊將為參加聖會滿百場的行人舉行「本尊法緣灌頂」,這個「本尊法緣灌頂」,所需的功德是一般行人修幾千乃至上萬輩子的功德也達不到的。而參加百場聖會圓滿的行人,就能獲得如此功德。得到本尊親到壇城與你對話,傳你的法。因為「聖會」功德是特殊的緣起,據說在這個世界,兩千年前曾有過一次。參加者以誦經功德回向給佛菩薩,召來返回巨大功德,增益其自己資糧,並不是聖尊需要他們助念。念經念佛是藉長老的聖會緣起,現場得加持,而成就自己的道資糧,佛菩薩那裡需要五濁臭皮囊之人助念!你就是助念一千年的功德也不及長老修一天法的功德。

 

因海聖尊是大行隱者 ,外界對老和尚的事蹟知道不多。聖尊曾作偈言:

 

自古聖賢多寂寞,唯有隱者留其名。
諸惡莫作眾善行,不邪不騙大悲心。
臘子並非宗派人,善行功德入法門。
若求正法得高峰,隨我直拜佛陀宗。

 

佛陀宗就是正宗佛教,並非祖師的派系,而是直屬於佛陀的親傳教授,沒有什麼這個傳承法脈、那個宗派山頭子孫體系的。因海長老告訴旺扎上尊,最好最高的法是“解脫大手印“,因海長老傳了上尊金剛陣法,金剛陣的金剛並非獨一的顯宗、密宗,是直屬佛陀的佛教,比如金剛經上的八大金剛唐密的穢跡金剛、藏密的時輪金剛、大威德金剛都在法義中,這歸於哪一宗呢?根本就不是那一派的傳承法脈,而直接就是正宗佛教,因此是佛陀宗,不是祖師法脈,沒有法脈,就是純淨的佛教。

 

老和尚足踏水上渡江 懸空行進 鞋不著地

 

因海長老的平生事是人們所想知道的,慚愧行人訪問了曾和因海聖尊接觸過的一位唐姓佛弟子,他回憶大約1980年時,也就是大約是37 年前,他奉命去機場接從法國返回四川的因海老和尚,當時隨行的方丈、堪布共有八人。唐姓佛弟子說他當時感覺因海長老非常和善、非常客氣,從下飛機走到接機的車子,到了旅館進了房間,他發現:長老的腳底一直都是懸浮在空中,大約離地四五公分!他印象極為深刻。後來四川大邑修義雲高大師館,開館前, 當時峨眉山金頂十三代祖師暨佛教南傳第一站霧中山開化寺住持普觀長老、龍居寺通慧長老、接王亭果章長老,陪著因海聖僧到大師館,他們的關係是師徒 。當時建館工程正在進行,滿地泥濘,加上下了幾天雨,成了爛泥路,剛拌的水泥到處都是,進入大邑靜惠山公園到大師館館址,沿路地上潮溼泥濘不堪,不踏在磚頭上根本無法走進去。有了之前的經歷,他這次就特別注意因海聖僧的腳。他說:進入觀音殿前必須經過泥濘的路面,所有人的鞋子都沾上泥土或水泥,髒兮兮的。唯有長老穿著白底子的僧鞋,乾乾淨淨,一點泥土都沒有,他走進觀音殿,沿路都是乾乾淨淨的,沒有腳印。易言之,因海長老不是走路進觀音殿的,而是浮在地面上行進的!現場很多人都看到這一幕的。

 

 

如果大家還不健忘的話,記得佛教禪宗初祖達摩祖師一葦渡江的歷史往事嗎?有人看到達摩祖師在江邊拿起一根蘆葦踩在上面就渡江而去,沒有坐船。因海長老示現的就是這種違反地心引力能懸空行走的道境。 那你說離地走與在江面上走好像不是一回事? 說到這裡就要說到因海長老與位達金釦三段的旺扎上尊的因緣。

 

▲供奉因海聖尊聖體的聖地上方,本該已經枯萎的紅花樹,竟然生意盎然,有別於同時等距栽種的紅花樹。

 

旺扎上尊談起他和因海長老認識的緣起。他和因海長老是在水面上結的緣。幾十年前,旺扎上尊在金沙江上看到因海老和尚走水面上過江,他便在岸上跟老和尚頂禮。老和尚反過身來大聲問:「為何要向我頂禮?」旺扎合掌道:「聖僧,此為何法?」老和尚答言:「法無定法,色即是空,浮水之面,膚之表淺」。旺扎上尊問:「可否持教深密?」老和尚曰:「金剛陣法識辨正邪,摧魔如灰。」於是旺扎上尊自此跟著因海老和尚入深山洞中閉關深修。 旺扎上尊說,長老的聖量功力強大的很,早年他和老和尚在山洞中修煉的時候,曾親眼看到老和尚頭頂上的九個戒疤放毫光,把黑暗的關房照亮如同白晝,讓非人道眾生當下得到超度。上尊說金剛陣法是因海老和尚傳給他的,而百千萬劫中能拜上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老和尚引見。祂感恩老和尚給祂無盡恩德。而用隸書作偈言曰:

 

因海和尚功德耀天地,九眼放光戒疤破暗關。
大悲菩提隱者留其名,乘願返回極樂上品蓮。
聖尊寂後肉身大神變,開創佛史圓寂新聖章。
早共深山洞關修,晚同正教親佛陀。 

 

佛弟子慚愧比丘 旺扎公博 合掌 
2017年2月15日

 

世界佛教總部已於2017年二月公佈了因海聖僧剛圓寂十一小時與十天後神變的兩張法相對比照和早年的法相和旺扎上尊書作的讚頌偈,給七眾弟子恭請。旺扎上尊說祂和因海長老接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境行灌頂和佛降甘露的灌頂,因海長老是極樂世界乘愿再來的大聖者,是解脫大手印合修大悲勝海紅觀音的成就者,現已經返回淨土上品蓮台。

 

二祖慧可斷臂染雪 寧捨生命不捨法

 

行筆至此,筆者要提醒大家,因海聖尊離開這個世界了,祂得到大成就返回極樂世界上品蓮台。我們身為行人應該問的是,祂的成就源自何處?我們也能像祂一樣成就到極樂世界蓮台嗎?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能見我嗎?怎樣找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皈依拜師學法?那才是因海長老帶給行人最大的福音。想想,旺扎上尊一見因海老和尚海上行走,立刻拜師跟著祂入山洞閉關,一心得成就。就像當初禪宗二祖慧可,打掉達摩祖師的門牙後追祂,追到江邊,當他聽到船夫說達摩祖師已經拿起一根蘆葦,踩在上面,渡江而去,沒有坐船,他立刻知道自己錯了,而登門求法,意志堅定,寧可斷臂染雪,以應達摩祖師說除非天降紅雪,才可能傳他的法。現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因緣住世,掌持如此至高的佛法能真正解脫眾生到憑意念觀想即可享受思衣得衣,思食得食,永恆快樂,沒有痛苦煩惱、沒有無常變異的 極樂淨土,吾等不去尋訪求見求法,豈不是傻子?難道還要在六道輪迴中隨業力牽引 ,聽那些沒有真道行,連自身臨命終時都自身難保的所謂大聖者說的空洞教法所迷惑,跟錯了假的大聖人,於六道輪迴中生死流轉,求出無期,而受無窮無盡的痛 苦,不得解脫!

 

▲百場聖會的法會後行經寺廟前的道路,天空出現的祥雲與有金剛棒在其中的月亮。

 

不要說我們現在有緣拜見到至高無上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了,就一個羌佛的弟子旺扎上尊,都是當今佛教真正的大聖人。我曾有緣親自參加了很多人觀禮的八風大陣,親自看到佛法的實相展顯,旺扎上尊在地上圈上一條黃色繩子,設立了金釦段位,這一次,無論什麼人都無法步進繩圈內,凡接近者,當場彈飛倒地,不醒人事。試問:當今有哪一位大法王、大法師有如此真實真正佛法呢?可以說,根本沒有!無論位居多高,多大的法王聖者,可以說根本沒有拿得出來給大家看的實際的佛法,只有空洞的講說,難道不是嗎?

Pages

 

地點

台灣 - 台北 
臺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一段137號12樓之7

台灣 - 宜蘭
宜蘭縣羅東鎮光榮路185號7樓

台灣 - 新竹
新竹市東區林森路275號10樓之7

泰國
36/108, 34th Floor PS Tower, Soi 21 (Asoke) Sukhumvit Road, Klongtoey Nuea Wattana, Bangkok 10110, Thailand

馬來西亞
126B, 2nd Floor, Jalan Burhanuddin Helmi, Taman Tun Dr Ismail, 60000 Kuala Lumpur, Malaysia

 

聯絡我們

佛教聞法中心 

美國
Tel: +1-626-233-6863
Email: yccathy@gmail.com

台灣 - 台北
Tel: +886-2-87739228
Email: info.taipei@bddlc.org

台灣 - 台中
Tel: +886-0939825521
Email: Sy825521@gmail.com

台灣 - 宜蘭
Tel: +886-0910057127
Email: info.yilan@bddlc.org

台灣 - 新竹
Tel: +886-0911-868-615
Email: info.hsinchu@bddlc.org

泰國
Tel: +66-2664 1443
Email: info.th@bddlc.org

馬來西亞 - 吉隆坡
Tel: +60-173787128+60-1121353880+60-123142271
Email: bdmamalaysia@gmail.com

馬來西亞 - 檳城
Tel: +60-192393363

Zircon - This is a contributing Drupal Theme
Design by Weeb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