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金剛三杵」

惭愧佛弟子:拉珍

 

陳妖等,我當然清楚你們的伎倆,你們一直試圖、挖空心思想把至高無上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一切聖量德境徹底玷污來迷惑眾生,以為這樣一來,你們毀佛謗法的罪業,也就隨之轉移方向不存在了,就能從五逆惡罪中解套了。只可惜,這是包天妄想。你們是如假包換的惡罪妖孽,因為你們毀的是普賢王如來、多杰羌佛、十大金剛法像,你們侮辱的是《多杰羌佛第三世》中的諸佛菩薩、所有聖者祖師、活佛高僧及世界各大教派的佛教領袖、攝政王等,你們違抗謾辱的是釋迦佛陀的三藏經義,你們誹謗踐踏的是覺量圓滿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眾生所說的至高無上的解脫法義!而羌佛的五明成就實實在在擺在世人面前,登峰造極,莫說你們幾句愚蠢疯癫的胡言亂語,就是把你们波旬老祖爺爺搬出来也毫無作用,所以你等阐提妖孽谤佛毁法的五逆恶罪一条都跑不掉!

此處,我再問佛弟子們一句:一個欺師滅祖、誹謗諸佛、侮辱諸佛法像、謗佛法、欺詐眾生、曲解經義,黑業蓋天的五逆惡賊,一個殘害眾生慧命的18.5分的三藏白癡,可有半點發言權論斷佛陀的高低嗎?大菩薩都沒有資格妄論佛陀,莫說陳恆寶生這類無能妖人。

先不說你們文中用來誹謗羌佛五明的極度昏聵好笑的邏輯,只需一件非常簡單的事,就能讓世人看清真實。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五明成就,一條一款,清清楚楚擺在那裡,蘭台印證公開那麼多年,五千萬美金至今沒人有本事拿走。不久前拉珍又與眾人合力集聚三千萬美金,公開讓陳恆寶生及其狂躁的妖孽弟子,無論你們自己或請人,只要能臨摹複製出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畫作《龍鯉鬧蓮池》,三千萬美金你們拿走不說,還讓你們有資格對羌佛的五明成就說話,你們為什麼不敢去?那麼不服氣,那麼急於踐踏,給你們機會為何不敢去?為何只敢小丑跳樑瞎扯潑皮,卻就是不敢來做這件實在的事情?若能復製成功,既能得到天價重金,又能證明你們確有請到具上乘工巧明之人,為什麼不敢去?沒有強行讓你陳恆寶生親自動筆,而是讓你們普天之下招請能才強匠來複製,即便這樣你們也滿世界找不到一個具工巧明高峰的人替你們出面,說明什麼?說明羌佛之工巧明精絕舉世無雙!難道,這就是你們拿得出來的第三世多杰羌佛不具五明的證據?僅取羌佛工巧明之一點點,你們就無法企望其境界之項背,若是讓你們完成寶書上五明之三十大類,那你們這幾個臭凡夫爛貨色豈不更是弱斃成一灘肉泥?還敢大言不慚說羌佛不具五明,睜眼說瞎話,無賴不要臉矇騙大眾!

佛陀的覺量,凡夫無從測度,更不要提你們這些必墮地獄的妖孽罪人。如果將第三世多杰羌佛比喻為須彌山,陳恆寶生及其狂邪的妖孽弟子,就好比這地球上某陰溝里的幾粒老鼠屎,這完全不是咒罵,而是如同伸手見指一般清晰的事實。為什麼?因為第三世多杰羌佛是鐵板釘釘的佛陀,而你們是五逆惡賊、必墮地獄的闡提。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陀身份被公開,來源於史無前例的最多的高僧大德們的認證附議,但從始至終羌佛從未自稱是佛,均以慚愧者自居。然而,陳恆寶生及其狂邪的妖孽弟子,這眾多聖德活佛對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認證,你們說假就是假的嗎?麻煩你們好好拿起鏡子照一照,你們是誰?破爛貨色一堆,算老幾?降陽龍多加參阿秋喇嘛一根小指頭就能把你們彈倒在地,你們有何資格與這位真正的聖德唱反調?你們有何資格與蓮花生大師轉世的龍欽寧體大圓滿法在全世界的獨掌人第四世多智欽大法王唱反調?你們又有何資格與寧瑪巴在世界的總教主貝諾大法王唱反調?與德隆哲珠大法王、楚西大法王唱反調?你們有什麼資格與覺囊派總教主吉美多吉大法王唱反調?與夏珠秋陽大法王唱反調?有什麼資格與薩迦德欽大法王、薩迦查爾巴法王唱反調?夏瑪巴攝政王、嘉察攝政國師都高度恭賀讚歎附議第三世多杰羌佛,難道高僧們以聖證量在境界中觀照到的H.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金剛總持是假的,而你們陳妖等凡夫潑婦、無名鼠輩胡亂的叫囂謾罵、污衊誹謗才是真的?你們有何資格與世界各教派領袖、眾多高僧活佛唱反調?

你們無非就是幾個靠編造供養名目迷惑眾生騙錢、靠編造他人家中有難騙錢、靠陳妖在魔術師那裡學的魔術冒稱佛法騙錢、靠募捐款蒙蔽世人騙錢、靠強制傳銷賣諾達康賣水機騙錢的騙子人渣,你們就是幾個謗佛法僧、違抗佛經、害人慧命的闡提惡人地獄份子,你們這樣的貨色只會滿嘴跑假話,連牙沒長齊的小孩都騙不了。你們沒有弄懂一個法界定性概念,人們會相信五明舉世無雙的羌佛,從古至今佛史上最多佛教領袖高僧活佛認證恭賀、高度讚同的羌佛呢?還是相信你陳妖寶生幾個無名鼠輩、騙子妖孽的謗佛之言呢?

凡世間,從來只有能者、專業者評斷無能者,豈有無能者妄斷能者、專業者之理?無能者妄斷能者,只會招來被唾棄的結局。更況你陳恆寶生是徒弟忤逆不孝,誹謗恩重如山的師父第三世多杰羌佛,無惡不作,如此喪失人倫道德、敗壞忠孝禮儀的惡棍,人人見之視若惡糞!第三世多杰羌佛妙諳五明,盡人皆知,從古至今無人能敵,跑馬神針、詩詞歌賦、畫作韻雕,醫方、聲明、工巧、因明、內明無一不是舉世無雙,你等妖孽可能沾邊分毫?我眨眼間從第三世多杰羌佛無數的五明成就中隨便撿出幾樣來,陳恆寶生及其蠢笨的追隨妖孽,跑馬神針你們施得了嗎?第三世多杰羌佛少年時每日診治病患五百位,你們能嗎?不需要你們創作,只需照樣複製,你們複製得了韻雕嗎?你們臨摹複製得了《龍鯉鬧蓮池》嗎?你們有本事將蘭台印證的五千萬美金領走嗎?有本事將拉珍等的三千萬美金領走嗎?陳恆寶生,你能如第三世多杰羌佛一樣,五年公開回答任何人所提任何問題,無問不解,解答不出來就永下法臺以表因明、聲明之辯才無礙嗎?你能嗎?就憑你開卷考試都能考出47題空白來的無知低水平,你敢嗎?你們既然那麼急於否認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五明成就,你們便拿出超越羌佛成就的本事來說話,拿得出來嗎?拿不出來你們胡扯什麼淡,給我站一邊去!一個經律論兩天時間開卷考試47題空白,一句話都答不出來的三藏白癡,你能拿出哪一樣本事來跳到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五明成就之上呢?而陳妖的幾個愚蠢徒弟,你們還嫌你們的“大寶金剛上師”丟人丟得不夠還要向世人進一步展觀其47個大空白到底有多麼空白?你們以為自己是誰?你們以為世界佛教總部是你家開的雜貨鋪嗎?你叫做什麼就做什麼?世界佛教總部若為雄獅,你們就無非是幾隻過街老鼠而已。陳恆寶生,80斤的上供金剛杵,你舉過肩來證明自己的健康身體了嗎?連你自己的徒弟都對你吶喊要你拿出聖量來讓人閉嘴,你怎麼到現在還是一無所能的畏縮德性?既然是一無所能的虛殼凡夫,卻又狂妄誹謗有大恩於你的師父,誹謗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五明成就,世人難道還看不清你是哪等貨色? 你和你的妖徒,難道你們拿得出來的本事,就是蜉蝣撼天,對著你們無法企及的第三世多杰羌的五明成就呱噪幾句?你們不知道這恰恰讓世人對比出你們一明不具的低能本質嗎?你們拿得出來的本事就是一副虛殘弱體?你們拿得出來的本事就是避而不談五明?你們拿得出來的本事就是一層一層不停給自己身上增刷黑業?你們可憐至極還自不知恥啊!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佛史上唯一一位發心終生不收供養,只義務服務眾生的佛陀,羌佛座下成就解脫者眾多,僅就世人所知道的,我隨便提幾位羌佛的弟子,大家熟知的成就人物,峨眉山金頂第十三代祖師、中國佛教南傳第一站霧中山開化寺普觀長老肉身不壞;接王亭果張長老109歲生死自由成就,圓寂十一天肉身中鮮血如活人;因海長老圓寂后肉身大神變,化為如石堅硬的金剛法體,為佛史首創聖跡;雪巴派祖師大西拉活佛化虹光成就;通慧法師修成金身羅漢境地肉身不壞,前年已穿金供奉;永定法師神通廣大、三界縱橫;世界顯宗精神領袖悟明長老肉身不壞;包括虛雲老和尚衣缽傳人香港竹林禪寺意昭長老等等,均拜羌佛為師,接受密義而得大成就;通達經律論三藏,全藏辯論冠軍,奪得拉然巴格西學位的洛桑珍珠,也拜第三世多杰羌佛學法,在接受記者採訪的視頻中說:“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不僅通達五明,顯密圓通,而且祂的詩、文、一切藝術的創造力,祂已經獲得了世界最崇高、最偉大的藝術大師的稱號,這個根本不待我講,大師早就有了。大師懷有大悲力,所以祂發願普渡眾生……所有這些來的弟子,求法的,大師不分男女老幼,所有來的這些人,大師完全不分貧賤,一律接見。凡有所求,則能滿願,這是其他所謂大法師、大活佛簡直不可能相比的。大師而且不接受任何的供養,都以一種無償的、無私的來貢獻人類。再者呢,我是已經學佛六十年了,見過上百個所謂的藏傳佛教的大德。中國的佛教大德如太虛法師,我也跟他相處很久,法尊法師這些大法師。我也曾經受過上六百多種的灌頂,但是,灌了之後對我的影響力,對我的加持力,不如我今天一天大師給我的開示跟給我的灌頂如此的有效。所以不禁令我心裡想起來,我是六十年的學佛不如一天。六十年過去了,空過了,不如今天一天!”

陳恆寶生及其妖孽弟子,你們這些經教白癡能有格西百分之一的經教知識嗎?難道通熟經律論的拉然巴格西不懂什麼叫通達五明而你們幾個三藏白癡才懂嗎?膽敢說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懂經教,不具五明,我一點都不想罵你們,但你們實實在在只配這十二個字:愚蠢還不要臉妄想矇騙世人!!

再看極度虔誠的候欲善、林劉慧秀居士,由羌佛安排先到極樂世界參觀再返回人間按預定時間往生;余林彩春居士虔誠依止第三世多杰羌佛,迅速從彌留中恢復,過完生日後按預定時間往生;趙賢雲居士虔誠依止第三世多杰羌佛,起死回生後按預定時辰由觀世音菩薩親臨接引往生;唐謝樂惠居士圓寂火化出兩百多顆堅固子,此類圓寂荼毗出堅固子的善德很多,還有極度虔誠的趙玉勝,認清陳恆寶生的邪惡行境,主動在上尊座前致誠懺悔劃清與陳妖的界限,不再留戀塵世,全心求升淨土,受到上尊保舉,第三世多杰羌佛特地請來阿彌陀佛親臨為趙玉勝摸頂傳法,趙玉勝不但親見彌陀授法,且親眼得見極樂世界聖境。中國佛教協會常務理事,江西省佛教協會副會長黃輝幫老居士,請第三世多杰羌佛讓他拜見釋迦牟尼佛或阿彌陀佛,羌佛答應請佛陀來與他見面,就在請的時候,黃居士突然改變要求,要見瑪哈嘎拉金剛,羌佛就在當下滿了他的願,就地讓瑪哈嘎拉護法現身(有當年黃輝幫居士的錄音為證)!一九九二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行苑壇城為眾生講說《藉心經說真諦》時,弟子朱世勇親見羌佛身體變化成與彌陀一樣的珊瑚色,莊嚴無比,令朱世勇目瞪口呆。如此等等眾多高僧善德均證實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就是古佛,方能教化出如此不可思議的大成就者,方能請動佛陀和金剛!如果第三世多杰羌佛所掌持的不是最高的、真正佛陀才有的頂級大佛法,這些聖德善行如何得來這曠世稀有的殊勝大成就呢?

於此,我倒是問問你陳恆寶生,想來你也收了二十多年的徒弟,你教的哪個徒弟得到了如上殊勝的成就解脫呢?你到底有什麼呢?你只有不懂經教,只有虛殘身體,還不知羞恥自比提婆達多。提婆達多雖然非常的壞,曾打死了阿羅漢蓮花色比丘尼,曾慫恿阿阇世太子殺死了親生父親,他自己更曾多次施行殺佛(普天之下只有波旬一脈子孫,惡毒、愚蠢、無知透天,絲毫不辨因果正理,才會把出佛身血、殺阿羅漢、殺父母、破和合僧,五逆十惡的提婆達多說成是“真聖德”,也恰恰證明了你們正是混滅善惡因果的闡提),但在提婆達多徹底墮落之前,至少還能通達表面一些經義,十二年間能誦經六萬卷,能講解於眾人,還以神足通前往三十三天取物,能任運變化自身,是何等道力?他往昔所種善業你這個天性妖孽陳妖寶生絲毫都不能比,你給他提爛鞋都不夠格!提婆達多體力功夫甚好,除了釋迦佛陀與之比試能輕易將他拿翻,其他無人能敵。而你陳妖具備的只有五無:一無道力,二無智慧,三無德品,四無經律論知識,五無體力功夫。單手70斤都舉不起,就是一坨虛殘臭皮囊肉體,還有臉在弟子面前裝聖人!

木雅迥扎說:“我早就看不起陳妖寶生這個騙子,一看樣子就是一個土流氓。他在我的眼裡連一隻哈巴狗都不如。”他還說:“我自知功夫不如壯士,但無論是所謂的恆生仁波且,還是正宗認證合法坐床的扎合臺恆生仁波切,我都可以分別把他們丟翻在地。我只需三個回合之內,保證把陳恒寶生的手或腿折斷,踩在地上讓他慘叫喊爹喊媽相求饒,不信你陳妖來試一下,我等著你。陳恆寶生,你敢與我木雅試試嗎?當然你可以說不願傷害人,不與我比試,那我們就來不傷害人的,只要你單手舉起70斤超過肩,就算你是正常人的健康體力。我也會舉讓你開開眼!如果你連70斤都完不成還找藉口,你就是臭皮囊凡夫,滾到一邊去懺悔你五戒全犯、騙財騙色的罪惡,重新學佛吧!你騙不了人了,因為大家都看明白了,你就是一個真騙子、假聖者,說體力連正常人拿的70斤都拿不起,說智慧低劣到了韻雕的百分之一都做不出,說經教一百道題47題考空白,乃至連最基本的跏趺坐盤腿都坐不起,你就是虛殘惡罪凡夫,帶領大家進地獄的一闡提!”

說著你們的白癡可憐,卻又見你們的惡罪骯髒。你們最大的本事就只有兩樣:1,一無所能畏縮醜態。2,睜眼說瞎話謗辱諸佛菩薩。你們卻沒看清楚,你們誹謗的是五明圓滿、掌持如來正法的佛陀——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你們為害的是依止羌佛的如來正法求解脫求成就的芸芸眾生,你們竟還在為自己的誹謗戕害沾沾自喜,你們不是永墮地獄的一闡提誰是?你們可憐至極還自不知恥啊!

於是,我又問佛弟子們一句:陳恆寶生和他那幾個絲毫不沾五明氣味、極端無能、不沾解脫成就之邊際的妖孽,他們可有半分毫釐資格評斷佛陀的高低?是信低能的他們編造的假話呢?還是信眾多世界佛教領袖高僧攝政王大活佛對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認證附議、信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圓滿無缺、登封頂尖的五明成就、信眾多高僧拜羌佛為師的實際成就呢?

(今日行文暫且至此,還有更加至關重要的本質概念和義理,待續詳見。)

 

 

文章來源:   http://ep.worldjournal.com/BK/2018-10-13/B07 

【攘瓊諾桑報導】2018 年9 月19 日在美國聖蹟寺由巨聖德主持的「勝義火供法會」在大雄寶殿與廣場之間正式舉行,功德圓滿。

 

       參加這場稀世難逢的法會者,他們參加法會的因緣有兩種:第一種直接參加者都是由一位玉尊、旺扎上尊、莫知教尊與祿東贊法王四人確定的聖德高僧與佛教寺院方丈住持、佛教機構負責人。第二種是隨緣參加,遇上了就遇上了,就參加了。

 

       火供法是佛教的大法,尤其是藏傳佛教特別重視火供,在西藏、印度等地,連老百姓幾乎都耳熟能詳的息災、免難、除障、增福的著名大法。這部佛法,又名「勝義火壇護摩法」,但是往往上百年,難有一場真正的「勝義火供護摩法」,而人們參加的恰恰都是常規火供法。「勝義火供護摩法」與常規火供所產生的加持力是天地差別。一步與萬里之遙。

 

勝義火供

美國聖蹟寺大雄寶殿。

 

       旺扎上尊和二位大聖德說到他們的親身經歷,近百年西藏有著名的大日如來頗邦卡大師和大月如來康薩仁波且修過此法,其中一位二段金釦的大聖德說:「我學了這個法,但沒有修成功,看來是道力和工夫還差,還需要努力。近幾十年來還沒有看到過哪個大聖德、大法王、大法師把勝義火供修成功的,勝義火供如果沒有修成功,就會只能作為普通火供的作用。」那麼成功與不成功的差別在哪裡呢? 首先,常規藏傳火壇供,或東密傳承火供(柴堆大法會),被人宣稱如何了得,我經瞭解後,結果,在點火時都是用人工點火,其加持力,怎能沾佛聖點火之邊?勝義火供就不同了,它必須祈請九位如來及金剛佛母,般若佛母,護法聖眾,親臨火壇,由虛空駕臨的金剛佛母親自點火,這才是真正的勝義火供。

 

       這場勝義火供法會,參加的善信分列大雄寶殿內,眾目睽睽,近距離親眼目睹法會的過程。火供壇上要施用非常多不同的法器,火供壇是臨時打造的新火爐,不用任何電器和火器,就是一個純銅乾淨的爐子。有一個平板桌和所有法器,包括火爐,由志願者十多人在現場從上到下清洗得一乾二淨,將火壇爐放在平板桌上,裡面放上木材,檀香木,平板桌當時抬近大殿門上。主法巨聖德依法觀修,在約五十米遠左右是主法巨聖的法座,「點火衛士」是一個一段金扣的聖德波迪溫圖孺尊擔任,他將火籤浸上酥油,一步一咒字,走向火壇爐,大約隔六米遠,本來要點火,突然改變主意,站住對高空喊:「這一場勝義火壇護摩法是南無巨聖德主修,請金剛佛母點火,如果金剛佛母不點火,弟子波迪溫圖就點了!」隨著深深行了鞠躬禮。巨聖德站在遠處大聲喊道:「請金剛佛母為眾生除障、增福護摩點火!」話音剛落,突然虛空金剛佛母出現,我看到藍色金剛佛母用手一指彈入一道閃光,壇爐就燃了,壇爐在絲毫沒有火的狀況下,突然熊熊烈火燃起,嚇得波迪溫圖連跑帶跳,轉身勒頭便拜,現場人人近距離看到火焰突然燃起,當下就地磕頭跪拜,興奮無比,依儀規展開祈願燒護摩。

 

       有一位佛教徒主動把勝義火供用的金剛伏魔鉢,倒扣在一小平板桌上。依據法義,鉢會收攝火供場中所有人的魔冤惡業,鎮服在鉢中,魔冤妄圖逃出鉢外,用盡全力將鉢發生震動,此時千鈞一髮之際,聽到「轟!」的一聲,金剛佛母一道閃電將鉢內惡魔與黑業化為齏粉,魔魂再由佛菩薩將之帶到佛土,嚴加管教。

 

       巨聖德在遠距離,沒有接近過任何法器或法桌,接著修「暗送菩薩一表」大法,現場所有人但見鉢口密合于平板桌的金剛伏魔鉢「轟」的一聲巨響,火光如閃電從鉢邊旋起旋滅,接著由會眾起鉢翻轉,鉢下、鉢內已空無一物,暗送菩薩的「一表」已被取走,無影無蹤活生生在眾目睽睽監看下,竟然消失了。「暗送菩薩一表法」修成功了!而被焚燒的魔屍,奇臭無比,甚於世間諸臭,凡聞其味者無法抵抗,個個五官變形 ,勝義火供的實相法已經達成圓滿。

 

       據了解,八十多年來沒有出現過勝義火供法,都是在講理,沒有佛菩薩出現,無論任何人修的,沒有出現過真正這樣實相顯法的勝義護摩法會。也就是說,在西藏地區與印度等世界各國,八十多年前有過這樣殊勝的火供法會,現在是第二次出現,讓我們親自在現場見識了真正如來正法的至高偉大。還有更殊勝的,這一場勝義火供法會除了勝境空前,威力無窮之外,火供壇煙在大殿上升,壇煙在整個大殿上空密布,可頂上的煙霧偵測器卻一聲不吭,這實在太神奇,在這大殿只要抽一支煙,抽到一半就會響警報並撒水下來的,勝義法會上佛菩薩的力量,竟如此殊勝微妙。

 

       就這樣,勝義護摩火供出現無比殊勝聖蹟,參加法會的善信十分激動,連著名的莫知教尊也失了定,興奮地五形異位,眾人盡其供養巨聖德,可巨聖德分文不受,讓他們各自收起來了。自此在這個世界上聖蹟寺建成了真正的內密壇場,因為大家親自見到了「暗送菩薩一表」,可是巨聖德說,最好還是你們自己找大聖德「上金剛三杵」,這樣才有供在那裡的實物,來體現內密壇場是真正建立了。

 

       我親自參加了這場實相勝義火供大法,讓我深深感受到與大聖德講的一樣:「常規火供與勝義火供相比之下無非是九牛一毛的作用,小兒科而已。」難怪一位教尊說,「勝義火供由虛空金剛佛母現場點火與普通人工點火的火供功德,是幾千倍的差距。」此次勝義火供所用壇爐、供桌和相應法器都會供在聖蹟寺,供人瞻仰。

 

       說到這裡我要補充件最重要的事, 19 日勝義火供法會圓滿結束後,就在現場大雄寶殿裡,南無巨聖德宣布:「今日這場大法會已經修了,祿東贊法王等到了這場法會,這是他最後一場獲加持的法會。」,祿東贊法王在前幾天的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公告中說:「等最後一場法會後他要盡快圓寂」。

 

       兩位法師還勸他留下來弘法度生,法王說:「有佛陀師父住世,我這樣的證量怎麼派得上用場!人生就是一場夢,早遲都要走,因緣和合,幻化而有,緣盡則散,算了,不住了!」他還說:「我的生死是我自己決定的,想什麼時候走就什麼時候走,跟趙玉勝聖德不同,要靠佛菩薩定時來接他。」這個祿東贊法王生死自由,果然說到作到,在法會第二天9月20日,沐浴著袍,擺上文具於法座,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寫拜別文書說到「墨跡未乾圓寂」,他能寫說「墨跡未乾圓寂」,那就是他一放筆就圓寂了。

 

 

新聞簡体鏈接: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80922/1264593.htm

洛杉磯/攘瓊諾桑撰

 

2018年9月19日在美國聖蹟寺由巨聖德主持的「勝義火供法會 」在大雄寶殿與廣場之間正式舉行,功德圓滿。

 

參加這場法會者,他們參加法會的因緣有兩種:第一種直接參加者都是由一位玉尊、旺扎上尊、莫知教尊與祿東贊法王四人確定的聖德高僧與佛教寺院方丈住持、佛教機構負責人 。 第二種是隨緣參加,遇上了就遇上了,就參加了。

 

火供法是佛教的大法,尤其是藏傳佛教特別重視火供,在西藏、印度等地,連老百姓幾乎都耳熟能詳的息災、免難、除障、增福的著名大法。這部佛法,又名「勝義火壇護摩法」,但是往往上百年,難有一場真正的「勝義火供護摩法」,而人們參加的恰恰都是常規火供法。「勝義火供護摩法」與常規火供所產生的加持力是天地差別。一步與萬里之遙。

 

旺扎上尊和二位大聖德說到他們的親身經歷,近百年西藏有著名的大日如來頗邦卡大師和大月如來康薩仁波且修過此法,其中一位二段金釦的大聖德說:「我學了這個法,但沒有修成功,看來是道力和工夫還差,還需要努力。近幾十年來還沒有看到過哪個大聖德、大法王、大法師把勝義火供修成功的,勝義火供如果沒有修成功,就會只能作為普通火供的作用。」那麼成功與不成功的差別在哪裡呢? 首先,常規藏傳火壇供,或東密傳承火供(柴堆大法會),被人宣稱如何了得,我經瞭解後,結果,在點火時都是用人工點火,其加持力,怎能沾佛聖點火之邊?勝義火供就不同了,它必須祈請九位如來及金剛佛母,般若佛母,護法聖眾,親臨火壇,由虛空駕臨的金剛佛母親自點火,這才是真正的勝義火供。

 

這場勝義火供法會,參加的善信分列大雄寶殿內,眾目睽睽,近距離親眼目睹法會的過程。火供壇上要施用非常多不同的法器,火供壇是臨時打造的新火爐,不用任何電器和火器,就是一個純銅乾淨的爐子。有一個平板桌和所有法器,包括火爐,由志願者十多人在現場從上到下清洗得一乾二淨,將火壇爐放在平板桌上,裡面放上木材,檀香木,平板桌當時抬近大殿門上。主法巨聖德依法觀修,在約五十米遠左右是主法巨聖的法座,「點火衛士」是一個一段金扣的聖德波迪溫圖孺尊擔任,他將火籤浸上酥油,一步一咒字,走向火壇爐,大約隔六米遠,本來要點火,突然改變主意,站住對高空喊:「這一場勝義火壇護摩法是南無巨聖德主修,請金剛佛母點火,如果金剛佛母不點火,弟子波迪溫圖就點了!」隨著深深行了鞠躬禮。

 

巨聖德站在遠處大聲喊道:「請金剛佛母為眾生除障、增福護摩點火!」話音剛落,突然虛空金剛佛母出現,我看到藍色金剛佛母用手一指彈入一道閃光,壇爐就燃了,壇爐在絲毫沒有火的狀況下,突然熊熊烈火燃起,嚇得波迪溫圖連跑帶跳,轉身勒頭便拜,現場人人近距離看到火焰突然燃起,當下就地磕頭跪拜, 興奮無比,依儀規展開祈願燒護摩。

 

有一位佛教徒主動把勝義火供用的金剛伏魔鉢,倒扣在一小平板桌上。 依據法義,鉢會收攝火供場中所有人的魔冤惡業,鎮服在鉢中,魔冤妄圖逃出鉢外,用盡全力將鉢發生震動,此時千鈞一髮之際,聽到「轟!」的一聲,金剛佛母一道閃電將鉢內惡魔與黑業化為齏粉,魔魂再由佛菩薩將之帶到佛土,嚴加管教。

 

巨聖德在遠距離,沒有接近過任何法器或法桌,接著修「暗送菩薩一表」大法,現場所有人但見鉢口密合于平板桌的金剛伏魔鉢「轟」的一聲巨響,火光如閃電從鉢邊旋起旋滅,接著由會眾起鉢翻轉,鉢下、鉢內已空無ㄧ物,暗送菩薩的「一表」已被取走,無影無蹤活生生在眾目睽睽監看下,竟然消失了。「暗送菩薩一表法」修成功了!而被焚燒的魔屍,奇臭無比,甚於世間諸臭,凡聞其味者無法抵抗,個個五官變形 ,勝義火供的實相法已經達成圓滿。

 

據了解,八十多年來沒有出現過勝義火供法,都是在講理,沒有佛菩薩出現,無論任何人修的,沒有出現過真正這樣實相顯法的勝義護摩法會。也就是說,在西藏地區與印度等世界各國,八十多年前有過這樣殊勝的火供法會,現在是第二次出現。

 

還有更殊勝的,這一場勝義火供法會除了勝境空前,威力無窮之外,火供壇煙在大殿上升,壇煙在整個大殿上空密布,可頂上的煙霧偵測器卻一聲不吭,這實在太神奇,在這大殿只要抽一支菸,抽到一半就會響警報並灑水下來的, 勝義法會上佛菩薩的力量,竟如此殊勝微妙。

 

就這樣,勝義護摩火供出現無比殊勝聖蹟,參加法會的善信十分激動,連著名的莫知教尊也失了定,興奮地五形異位,眾人盡其供養巨聖德,可巨聖德分文不受,讓他們各自收起來了。

 

自此在這個世界上聖蹟寺建成了真正的內密壇場,因為大家親自見到了「暗送菩薩一表」,可是巨聖德說,最好還是你們自己找大聖德「上金剛三杵」,這樣才有供在那裡的實物,來體現內密壇場是真正建立了。

 

我親自參加了這場實相勝義火供大法,讓我深深感受到與大聖德講的一樣:「常規火供與勝義火供相比之下無非是九牛一毛的作用,小兒科而已。」難怪一位教尊說,「勝義火供由虛空金剛佛母現場點火與普通人工點火的火供功德,是幾千倍的差距。」

 

此次勝義火供所用壇爐、供桌和相應法器都會供在聖蹟寺,供人瞻仰禮拜。

 

說到這裡我要補充件最重要的事, 19 日勝義火供法會圓滿結束後,就在現場大雄寶殿裡,南無巨聖德宣布:「今日這場大法會已經修了,祿東贊法王等到了這場法會,這是他最後一場獲加持的法會。」祿東贊法王在前幾天的世界佛教總部公告中說:「等最後一場法會後他要盡快圓寂」。

 

▲世界佛教總部主席祿東贊於2014年應邀出席第三世多杰羌佛大法會暨藉心經說真諦首發式致詞時的法相。
 

兩位法師還勸他留下來弘法度生,法王說:「有佛陀師父住世,我這樣的證量怎麼派得上用場!人生就是一場夢,早遲都要走,因緣和合,幻化而有,緣盡則散,算了,不住了!」他還說:「我的生死是我自己決定的,想什麼時候走就什麼時候走,跟趙玉勝聖德不同,要靠佛菩薩定時來接他。」這個祿東贊法王生死自由,果然說到作到,在法會第二天9月20日,沐浴著袍,坐於床頭,擺上文具於法桌,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寫拜別文書, 我到達他的家中,他已經坐化圓寂,面前寫好了這篇拜別文。

 

▼圖為祿東贊法王圓寂現場所拍,祂禪坐前研磨,用毛筆寫下「拜別文」。
 

 

下面是祿東贊法王寫下的拜別文: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恩師
弟子祿東贊慈仁嘉措決定圓寂

 

人生歲月集苦,奔走求道學佛。

從師依止多位,廣欽宣化卡魯。

頂果欽哲法王,薩迦不共道果,

勤修苦練無效。感恩佛陀師父,

解脫手印無上。密傳灌頂聖法,

我達生死自由。現量見證為實,

就此落筆離世,墨跡未乾圓寂。

南無羌佛恩師!弟子東贊拜別。

2018年9月20日

 

▼祿東贊法王火化後得到的稀有的「五色舍利花堅固子」。

 

 

LOCATION

Taiwan - Taipei
No. 7, 12th Floor, Fuxing South Road, Da'an District, Taipei City

Taiwan - Yilan
No. 185, 7th floor, Guangrong Road, Luodong Township

Taiwan - Hsinchu
No. 275, 17th Floor, Linsen Road, North District, Hsinchu City

Thailand
36/108, 34th Floor PS Tower, Soi 21 (Asoke) Sukhumvit Road, Klongtoey Nuea Wattana, Bangkok 10110, Thailand

Malaysia
126B, 2nd Floor, Jalan Burhanuddin Helmi, Taman Tun Dr Ismail, 60000 Kuala Lumpur, Malaysia

 

CONTACT US

Buddhism Dharma Discourse Listening Center

USA
Tel: +1-626-233-6863
Email: yccathy@gmail.com

Taiwan - Taipei
Tel: +886-2-87739228
Email: info.taipei@bddlc.org

Taiwan - Taichung
Tel: +886-0939825521
Email: Sy825521@gmail.com

Taiwan - Yilan
Tel: +886-0910057127
Email: info.yilan@bddlc.org

Taiwan - Hsinchu 
Tel: +886-0911-868-615
Email: info.hsinchu@bddlc.org

Thailand 
Tel: +66-2664 1443
Email: info.th@bddlc.org

Malaysia - Buddhism Dharma Malaysia Association
Tel: +60-173787128+60-1121353880+60-123142271
Email: bdmamalaysia@gmail.com

Malaysia - Penang
Tel: +60-192393363

Zircon - This is a contributing Drupal Theme
Design by Weeb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