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聖解脫大手印》

喜歡: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
《學佛》

 

學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學佛》是至高法寶!行人不學此法,難以成就。《學佛》的PDF版本現在已經在本總部網站公開發佈了,以便利所有行人下載恭讀。請按選本頁下方任何一個下載按鍵下載。以下恭錄這本寶書前面的“出版社說明”和“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的說明”。 -2020年9月3日

 

 

出版社說明

在恭讀《學佛》一書之前,首先讓大家了解一下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來歷和我們出書的目的。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真身降世,這不是自稱,也不是自封的,而是由西藏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們一致公認行文認證的,如整個世界佛教化虹身大法掌教領袖、晉美彭措的上師多智欽大法王;阿秋大法王;貝諾大法王;吉美多吉大法王;楚西大法王;達龍哲珠大法王;公保都穆曲杰法王;夏瑪巴攝政王;唐東格博大聖德等佛教首腦們一致認證附議的,并經由金剛法曼擇決,定性了佛教首腦們的認證真實不虛:確定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本初佛多杰羌佛的轉世真身!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是自從有佛教史以來是唯一的一位獲得最多最高認證的獨一人,因此可想而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自然成了佛法至高妙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契理契機,法理清晰透徹,深淺得宜,是最好的佛經,是最適合所有行人學習佛法、成就快捷的至高妙寶教法。

 

這本《學佛》一書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佛州邁阿密為隨行弟子們當眾所說的法,也是所有佛弟子要成就解脫所必需學習、必需要施行的最重要的法寶,說法間,一匹碩大無比的西洋菩提樹的葉子當眾從空而降,更為此法寶增添了一樁聖蹟公案。

 

現在出版此佛書的目的是方便大眾學習,落實於修行,從而走上利益眾生、和平世界、吉祥安樂、成就解脫之路。能學習羌佛的教導,為眾生的行善增益盡一份力量,是我社的榮幸,更是我們的本份。

 

法音出版社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左邊的老態照片是第一天照的,右邊這一張回春照片是第二天照的。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的說明

 

下面藍色的字是完整抄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對發行照片的講話 全文,羌佛說: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要求發放我這兩張相片,讓我講幾句話,首先我不會收發售照片的錢,但你總部要低價給購買者。照片上稱名為第三世多杰羌佛,我同不同意,都會這樣署名,這是我的名字, 是世界上很多佛教宗派的領袖行文認證附議的!是政府法定的!不是我自稱的,雖然法定了佛陀稱號為名字,我卻是擁有虛名的第三世多杰羌佛,我不是菩薩,不是羅漢,不是尊者,不是法王,不是活佛,我不是聖人,是慚愧者。你們總部在發行照片的時候,不要在我的名字上加 “ 南無 ” ,我沒有資格冠上 “ 南無 ” 二字。我曾發心代眾生擔業,體力大減,快捷衰竭而老態現前,有如說代生擔業,莫如說我慚 愧之軀自身體弱多病。近日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強行把我的照片拿來作了 “金剛法曼” 擇決,不管你們用什麼擇定,我都不認可,因為我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年輕照片的我是用一位長德給了我一劑藥 物洗滌的現象,其實當今醫療界已經有更多的美容辦法,我不懂返老回春的佛法,隨著時間,慢慢又會老了,原在於我是一個與你們一樣 的人,沒有本事定住無常,但是有一點與你們不一樣!我擁有佛教徒所需要的、圓滿解脫成就的頂級如來大法,也就是十方諸佛共有不二的:遠離封建迷信、怪力亂神、邪師騙子、附佛外道、邪教、邪書。 要嚴持佛教戒律,大悲為本,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捨己利他,忍辱愧行,自淨其意,面對眾生不分殘缺病康,一律平等視為親人,要知萬法皆因果,善因得善報,善報結善果,善果獲正法,依法圓福慧,步入成就境,脫離眾生苦,了脫生死輪,圓滿成佛道!!!這就是我行持的教戒,我毫不含糊地說,我說的佛法絕對是十方諸佛的如來正法!這一點是不能客氣的,為什麼?必須如語實語,不然將會誤導行人。若人實修《解脫大手印》,悟徹《藉心經說真諦》,多聽聞我說的、沒有被人竄改或代言的法音,最好是看我說的法所出版的書,而你又確實對諸佛真正之虔誠!我第三世多杰羌佛保證你學到大法福慧達圓,今生成就有餘!如果你作為人師,至少得深入一些經論基礎,如心經、金剛經、華嚴經、妙法蓮華經、楞嚴經、阿含經、因明論、中觀 論、俱舍論、般若論、戒律論、唯識論、菩提道次第論、菩薩入行論等,這樣會減少教學誤入歧途的可能性。現有人提出他就學我的醫療藥物美容法吧,好!只要你把《解脫大手印》「暇滿殊勝海心髓」、「最 勝菩提空行海心髓」學通其中一髓實施了,就能確保福慧圓滿解脫成 就的至高頂聖大法為你所用!那時你還需要什麼醫療藥物美容法呢? 最後提醒大家一定注意,現有一些人,有的是為師之人,借用我以種種方法行騙,望小心慎之觀察,慎之!

 

發放我以上的對比相片,一定要保留我的以上講話,凡去掉我的講話而單發相片,皆是邪惡之人無疑!

 

下面是我們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所說的實在話:

 

我總部拜學了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講話,讓我總部全體同仁慚愧至極,我們有些人真把自己當成大菩薩了,吹得天上有地下無,而實 質在他身上看不到半點道量成就,只會充當尊者、法王、大活佛、大法 師、上師,不知自我修行!今天生為真正的佛陀而從不顧忌榮譽地位形象的自毀,為了利益眾生,把自己貶低降說成是與大家一樣的普通人。 實質上事實證明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幾千年佛史上實際展示顯密高峰、五明圓滿的真正代表!也是佛史上只利益服務大家而不收任何供養的唯一實施者。要知道萬有不離因果,因果的感報是如影隨形的,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成就是佛陀之因的果顯!正因為如此才根本找不到一 位能與之品評。羌佛說不用 “ 南無 ” ,我們在標題上不冠,但是在 “ 金 剛法曼 ” 定性為佛陀後,我們必須冠 “ 南無 ” 二字。照片是當著公眾現 場所拍攝的, 2012 年 10 月 18 日照的老態照片,返老回春照片是第二天 19日照的。由於佛陀代眾生擔業,三個月的時間成了老人衰竭相,此時很 多人見狀,生了退失修行的心,於此所逼無奈之下,佛陀只得在公眾面 前快捷回春驅走衰竭,恢復了體力,變成比祂青少年時代更加莊嚴英俊的青年相貌,世界上至今為止,根本就沒有如此快捷返老回春、五官大換、眉毛更新、又恢復體力的藥物,僅憑這兩天之內所拍的以上兩張對比照片,這是普通人嗎?你說是嗎?為此金釦三段大聖德旺扎上尊把公眾推荐的六十多歲的老人,當著大家約十分鐘的時間,就把老人的整個 半邊臉加持回春到了卅歲左右的現象,讓大眾現場見到了回春佛法的事實,一人兩半臉的鮮明對比。上尊說: “ 我這點道行,在佛陀面前是幼稚可笑,佛陀師父是宇宙,我只是一塊小石粒子,我等再多的尊者法王加在一起,給羌佛師父提鞋子都不夠格。” 羌佛不承認自己是佛陀,我們必須對眾生作一交代,因此實行了兩場應證萬聖之尊的如來大法 “金剛法曼”擇決,由旺扎上尊主持修法,莫知教尊、祿東贊法王、開初孺尊等幾十位高僧大德居士現場鑒證,當著眾人的面前,把照片放在一張裸面平板桌面上,捻一撮恆河砂,放在照片的頭髮頂上,經旺扎上尊修法,恆河砂突然神變,在眾大驚,一粒一粒砂重疊變成了頭髮絲,很快又自動打結成髮絲的報身佛冠,戴在第三世多杰羌佛和釋迦牟尼佛的頭頂上,而六祖惠能只顯示了菩薩的法冠,詳見當天的發誓簽名文證,羌佛說自己是普通人,已經不成立了,且不說羌佛顯密完美、五明高峰, 快速返老回春的照片就在我們面前。鐵證如山!推不翻的!僅憑 “金剛法曼” 擇決鐵證法定,定性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就是原始古佛多杰羌 佛的應世,同時也擇決印證了南無釋迦牟尼佛是真正的佛陀,否認不了了!當天參加 “金剛法曼” 法會在場參會親見的人,發重誓後簽名作了證的。只要是按照羌佛所說的法去實行,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已保證你們成就有餘,這是佛陀的宣言,不是空話,就憑現在已經學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傳的法,有名、有姓、有法、有道的大成就者比比皆是,有目共睹,這事實難道說不存在嗎?鐵證如山啊!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一日

 

 

恭請《學佛》寶書,請聯繫法音出版社。下面是法音出版社的聯繫方法:

法音出版社 Dharma Voice Publishing, LLC
136 N Grand Ave. #289
West Covina, CA 91791, USA
電話:+1(626)260-1897
電子郵箱:fayincbs@gmail.com

定價:一本美金三元

 

 

佛教界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最偉大的聖跡已經被傳頌數月了!因海長老於去年12月預告門人即將圓寂,根據長老的因緣,在祂圓寂時將成熟百場聖會,這聖會不是人為可以定的,也不是因海長老或更高的佛陀可以定的,聖會是一種大事因緣的緣起, 果於2017年1月15日在毫無病症的情況下於美國加州剎那圓寂, 成就金剛不壞身,法體十日後神變,創佛史新篇章,祂是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現已經改名為世界佛教總部)的經律論三藏總導師,圓寂的殊勝情況,相應了長老的聖量與身份:金釦四段聖尊,法駕返歸淨土上品蓮台。

 

▲為因海老和尚前些年的留影。

 

因海長老是一位大行隱者,可是有許多證量甚高的寺廟住持,是祂的門下弟子,主持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的主考,金扣三段的旺扎上尊也是祂的弟子,金剛陣聖考正是因海聖尊(太尊)傳給旺扎上尊的法。長老數十年前西遷美國,密行修煉,修證的成果在其圓寂後示顯於眾佛子前,以圓寂的殊勝示現,廣度眾生成佛道。更以其圓寂的殊勝成就事蹟,示現了祂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處,所學的法是至高頂聖的。

 

死而復生 數度神變 生死自由 預言圓寂在先 果然應驗

 

因海聖尊曾於十多年前,累世因果顯報,足筋被挑斷,失血過多而死,死後五天復活,復活後開口第一句話便是:「不可對下手害我的人有一點傷害的行為。」正是明信因果,踐行<<解脫大手印>>最勝菩提空行海心髓的心行,何等大悲無我。當時因海長老因為足筋被挑斷,無法行走,得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特別加持,當天足筋就長了回去,當時有一個一百三十多斤重的人,因海長老當下就抱著他走了幾步,還可以負重走路,恢復之快真可以「神速」二字來形容。今年一月十五日因海聖僧又圓寂了,圓寂前一個月已經有了預告。當時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的總主持主考旺扎上尊,於2016年12月30 日聖考結束大會上的公開講話中說:首先恭賀考試成功的佛教師資們獲得了段位,這是高興聽到的聖事,但也要宣佈一個難過的聖事。有一位曾經九疤放光破暗室的聖尊,我最尊敬的當今世界第一高僧因海老和尚,明年一月中就要離開我們了,圓寂後會為佛教史上創下沒有過的聖跡,大喜事喔,應該歡喜慶賀! 」

 

金剛不壞身

因海長老圓寂當天十一個小時以後,大家與長老拍照。

 

大家想想,何以足筋被挑斷,竟然能夠長回去!死了五天還能復活, 因海聖尊死了五天復活,還活了十多年, 從那時到今年初圓寂,老和尚沒有任何災難、也沒有任何病,最神奇的是每次體檢,長老的身體與年輕人一樣健康 !這一次老和尚是在毫無災變、毫無病症的情況下,突然剎那在一秒中的時間離開的。要生就生,要死就死,這就是真正已經證到生死自由!因海長老早些年曾有很多神變的聖跡,當時神變後的肌膚如出生嬰兒般細嫩光滑,並保持這樣的聖狀長達六年之久。這是<<解脫大手印>>中,返老回春的法。這次聖尊圓寂後的神變,再一次彰顯了聖尊地境的高深,是佛史以來從未有過的聖事,是古往今來,佛史上唯一一位圓寂後還發生神變的聖尊,開創了佛史圓寂新聖章。 再深思,是誰讓死人復活? 這是聖尊的道行所致。

 

三世多杰羌佛開光 釋迦佛陀讚嘆 聖尊主持百場聖會

 

世界佛教總部高人聖者林立,據我所知,至少有兩位金釦四段玉尊、兩位金釦三段上尊、兩位金釦二段教尊,四位金釦一段儒尊。 由因海聖尊與旺扎上尊、格藍德欽釋勒玉尊、迪偶客上尊親自主持百場聖會。這句話說的可神了,由「因海聖尊親自主持百場聖會」,人已經圓寂躺在棺材中了,怎麼主持聖會啊?這正是「死而非死」,肉身之死,實是假死 ,因海長老死了卻還出現鬍鬚續長,臉型由瘦削漸變成圓滿相,皮膚日益細嫩,甚至指頭還長長了等等生命現象,逆反成住壞空,現死後返老回春貌,出現修佛法才會出現的相貌改變,可見長老的靈識的外衣不是凡夫的臭皮囊,而是佛法的珍寶體現。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發佈的公告說明了這「百場聖會」的性質,是一個巨聖大法會的性質,是特定由巨聖主持的法會。其性質猶如釋迦牟尼佛的「靈山法會」,是獨一固有的法會,結束後就完了,不是哪一個上師或聖德,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自己開「靈山法會」的:又如七葉岩「結經會」,開完就沒有了,哪怕再來兩百個阿羅漢坐在那裡談說經教,也不是「結經會」了,「結經會」是固有時間、地點、法務、住持聖、是定性獨有的法會。

 

▲因海長老圓寂後第三十一天,法師仁波且等與長老堅硬如鐵石的金剛法體合影。

 

讓我們來看看這百場聖會的序幕是怎麼開始的:

 

美國洛杉磯的殯儀館因為容量有限,無法讓因海長老的肉身停放太久,旺扎上尊負責百場聖會之安排,決定於第八天將法體迎至洛杉磯尚未啟用的某寺觀音殿。

 

當天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供奉因海聖尊法體的觀音殿開光時那一剎那, 暴雨忽停,萬里無雲,天空一片藍,不知從何而來的千隻金剛鸚鵡(注意!是千隻不是幾十隻!),突然出現在觀音殿上方盤旋幾十圈,叫聲震耳欲聾,房屋震動連屋內桌上杯中水都為之蕩起微波,請大家想想那場景,是多麼的罕有殊勝!這是拉開「百場聖會」的序幕。千隻金剛鸚鵡的到來,代表吉祥殊勝至極。

 

聖尊圓寂十天相貌神變 成就金剛不壞身

 

接著旺扎上尊安排七眾佛弟子天天在法體面前誦經,一天三場法會, 二十四小時 六到八人誦觀音菩薩聖號不輟,因為因海聖尊是修<<解脫大手印>>合修<<大悲勝海紅觀音法>>的,法體供奉於觀音殿,時而發出異香,時而放光,眾目睽睽下,法體日日神變,根據慚愧行人筆者本人連續數日親自參與一天三場法會的親眼所見,聖尊法體日益白皙細緻,鬍鬚日日長長,臉色紅潤,圓滿莊嚴日甚一日。華藏寺住持若慧大法師、副住持妙空大法師、華藏學佛苑苑長隆慧大法師、佛教正法中心創辦人寶塔寺住持香格瓊哇和尚、龍舟仁波切國際佛教僧尼總會覺慧大法師等等人,在聖尊圓寂第十天,得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允許,用手觸摸聖尊法體,發現法體堅硬如金剛石,曾用五雷正法掌擊碎十幾尺遠橘樹的隆慧大法師當眾說,她特別用了大力去壓聖尊臉頰最軟的部位,竟然被彈了回來。聖尊的肌肉堅硬如石頭,反作用力之大,無與倫比,眾人驚覺,因海聖尊法體跳過一般修證得很好的成就者必須三年坐缸再啟出驗證是否法體完好的程序,僅十日已成全身舍利,且法體神變,返老回春成圓滿莊嚴相!

 

佛教聖蹟

▲因海長老圓寂後十一個小時的乾瘦蒼老、皺紋深陷的照片,和圓寂後二十四天的圓滿豐潤莊嚴照片對比,完全神變成了不同的兩個人,這是佛史上真正出現的第一尊真正金剛肉身舍利。

 

佛法的大成就者在往升虹化之前,身體是不可以給人碰觸的,特別是被犯過密宗戒的人碰觸,業力侵擾,即無法化虹。 旺扎上尊對竟然去碰觸因海聖尊法體的十幾個人,非常生氣,說雖然被十多人碰觸法體,還好聖尊地境甚高,沒有受到影響,再不准人碰觸長老已成金剛身的法體。儘管這樣,都沒有影響到長老聖尊的法體神變。

 

▲巨聖德為因海長老題寫的兩副對聯。

 

聖尊法體一直敞開停放,沒有經過絲毫冷藏的程序,與大眾共處一處,為防止人多帶起灰塵過重到法體上,只在棺木上罩上一個透明的壓克力防塵罩, 按常理,人的遺體經過這麼些日子的折騰,早就該腐敗發臭了,可是聖尊法體,愈來愈莊嚴,每當行人進入停柩的殿內,一片祥和瑞兆,好像置身另一度空間,感覺幸福無比。慚愧筆者獨自一人開車前往,白天的誦經法會結束後離開會場,天空總是吉祥雲環繞,有陽光的日子,一片燦爛美好的景象,沿路就聽到鳥鳴歡唱,晚上車行寺廟前的路上,但見朗月明照,祥雲環繞,有時月亮與星星爭輝,鳥鳴嘹亮,啼叫聲劃破靜寂星空。

 

▲旺扎上尊為因海長老題寫的讚頌偈。

 

依美國法律,殡儀館的工作人員於第32天必須引奉遺體入土,在入土前夕,殡儀館的專業人員前來檢驗長老遺體發現:經過三十一天,躺在棺木內的老和尚的身體特徵完全不在了,一個滿臉皺紋、瘦削骨骼突出的老年人,竟成了圓滿的莊嚴相貌,判若兩人,純白鬍鬚不但長長、長多,竟還長出三根黑鬚,而兩個手指頭也長長了,面對這前所未見的殊勝景象,處理過死人不計其數的殯儀專業人員看到如此前所未見的景象也驚呆了,讚嘆恭敬不已。

 

百場聖會 鷹群盤旋 烏鴉群翔圍繞

 

當聖僧法體依美國法律第32天入土上供聖地那天,聖僧法體依佛教的儀軌程序,由貢嘎活佛、創古諸古等四位活佛抬棺,到達聖地,誦經法會開始,但見幾十隻鷹盤旋聖地上方,接近大眾只有幾層樓高!鷹在密法中代表大鵬金翅鳥,烏鴉代表麻哈嘎拉大黑天護法。鷹群來了盤旋,象徵著大鵬金翅鳥駕臨表法,在佛法中代表釋迦佛陀來了!還有代表嘛哈嘎拉大黑天護法的烏鴉群,也在聖地上空群翔圍繞,鳥語歌讚。 這說明什麼?說明因海長老的成就為釋迦牟尼佛所讚嘆!

 

「百場聖會」由觀音殿移到玫瑰聖地,繼續天天舉行, 每一場聖會開始,玫瑰崗的工作人員就現場眼見鷹與烏鴉飛來了,而且飛的動作特別不同,叫聲也改換了,法會結束旋即飛離。這就是因海長老主持聖會表法顯聖的一部分,百場聖會必須是在因海長老身邊法會現場所完成的「百場法會」。

 

▲百場聖會圓滿當天,洛城供奉因海聖尊的法體的聖地位於東方,下起大雨,西方則晴空萬里。下雨的東方出現兩道弧形彩虹,第一道內圈光亮無比,兩圈彩虹之間則顏色黯淡,好像一抹弧形天路七彩環繞。

 

百場聖會又是怎麼結束的呢?百場聖會圓滿之日,洛城東雨西晴,天空出現極為明顯的雙彩虹,彩虹淡去,旋即橘紅色霞光中現兩條金龍,以表人天讚嘆,慚愧行人特拍下如此勝境分享於眾。聖地上方路地兩端種植的紅色花樹,枝枒茂密,滿樹紅花,欣欣向榮:兩旁別家墳頭,同距栽植的樹,則枝芽乾枯,紅花幾已謝。慚愧行人亦為之拍照以證上尊聖地的殊勝。

 

因海長老直屬佛陀宗 大行隱者乃頂級聖僧

 

因海長老的道行聖量位達「聖尊」,依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公佈的段位,屬於金釦四段,僅次於金釦五段的等妙覺菩薩。故旺扎上尊稱祂為當今世界第一聖僧。祂的成就不是一般的聖僧,而是頂級的聖僧 ,絕不是一般的老和尚、大德、長老的稱號所能比擬的。

 

▲兩道彩虹漸蛻,橘紅色霞光中,隱約可見兩條金龍現身其中。

 

這麼殊勝的百場聖會圓滿了,功德若何? 功德勝於修幾千場、幾萬場寺廟法會的功德,能遇上的行人真是百千萬劫難遭遇。 金釦三段旺扎上尊將為參加聖會滿百場的行人舉行「本尊法緣灌頂」,這個「本尊法緣灌頂」,所需的功德是一般行人修幾千乃至上萬輩子的功德也達不到的。而參加百場聖會圓滿的行人,就能獲得如此功德。得到本尊親到壇城與你對話,傳你的法。因為「聖會」功德是特殊的緣起,據說在這個世界,兩千年前曾有過一次。參加者以誦經功德回向給佛菩薩,召來返回巨大功德,增益其自己資糧,並不是聖尊需要他們助念。念經念佛是藉長老的聖會緣起,現場得加持,而成就自己的道資糧,佛菩薩那裡需要五濁臭皮囊之人助念!你就是助念一千年的功德也不及長老修一天法的功德。

 

因海聖尊是大行隱者 ,外界對老和尚的事蹟知道不多。聖尊曾作偈言:

 

自古聖賢多寂寞,唯有隱者留其名。
諸惡莫作眾善行,不邪不騙大悲心。
臘子並非宗派人,善行功德入法門。
若求正法得高峰,隨我直拜佛陀宗。

 

佛陀宗就是正宗佛教,並非祖師的派系,而是直屬於佛陀的親傳教授,沒有什麼這個傳承法脈、那個宗派山頭子孫體系的。因海長老告訴旺扎上尊,最好最高的法是“解脫大手印“,因海長老傳了上尊金剛陣法,金剛陣的金剛並非獨一的顯宗、密宗,是直屬佛陀的佛教,比如金剛經上的八大金剛唐密的穢跡金剛、藏密的時輪金剛、大威德金剛都在法義中,這歸於哪一宗呢?根本就不是那一派的傳承法脈,而直接就是正宗佛教,因此是佛陀宗,不是祖師法脈,沒有法脈,就是純淨的佛教。

 

老和尚足踏水上渡江 懸空行進 鞋不著地

 

因海長老的平生事是人們所想知道的,慚愧行人訪問了曾和因海聖尊接觸過的一位唐姓佛弟子,他回憶大約1980年時,也就是大約是37 年前,他奉命去機場接從法國返回四川的因海老和尚,當時隨行的方丈、堪布共有八人。唐姓佛弟子說他當時感覺因海長老非常和善、非常客氣,從下飛機走到接機的車子,到了旅館進了房間,他發現:長老的腳底一直都是懸浮在空中,大約離地四五公分!他印象極為深刻。後來四川大邑修義雲高大師館,開館前, 當時峨眉山金頂十三代祖師暨佛教南傳第一站霧中山開化寺住持普觀長老、龍居寺通慧長老、接王亭果章長老,陪著因海聖僧到大師館,他們的關係是師徒 。當時建館工程正在進行,滿地泥濘,加上下了幾天雨,成了爛泥路,剛拌的水泥到處都是,進入大邑靜惠山公園到大師館館址,沿路地上潮溼泥濘不堪,不踏在磚頭上根本無法走進去。有了之前的經歷,他這次就特別注意因海聖僧的腳。他說:進入觀音殿前必須經過泥濘的路面,所有人的鞋子都沾上泥土或水泥,髒兮兮的。唯有長老穿著白底子的僧鞋,乾乾淨淨,一點泥土都沒有,他走進觀音殿,沿路都是乾乾淨淨的,沒有腳印。易言之,因海長老不是走路進觀音殿的,而是浮在地面上行進的!現場很多人都看到這一幕的。

 

 

如果大家還不健忘的話,記得佛教禪宗初祖達摩祖師一葦渡江的歷史往事嗎?有人看到達摩祖師在江邊拿起一根蘆葦踩在上面就渡江而去,沒有坐船。因海長老示現的就是這種違反地心引力能懸空行走的道境。 那你說離地走與在江面上走好像不是一回事? 說到這裡就要說到因海長老與位達金釦三段的旺扎上尊的因緣。

 

▲供奉因海聖尊聖體的聖地上方,本該已經枯萎的紅花樹,竟然生意盎然,有別於同時等距栽種的紅花樹。

 

旺扎上尊談起他和因海長老認識的緣起。他和因海長老是在水面上結的緣。幾十年前,旺扎上尊在金沙江上看到因海老和尚走水面上過江,他便在岸上跟老和尚頂禮。老和尚反過身來大聲問:「為何要向我頂禮?」旺扎合掌道:「聖僧,此為何法?」老和尚答言:「法無定法,色即是空,浮水之面,膚之表淺」。旺扎上尊問:「可否持教深密?」老和尚曰:「金剛陣法識辨正邪,摧魔如灰。」於是旺扎上尊自此跟著因海老和尚入深山洞中閉關深修。 旺扎上尊說,長老的聖量功力強大的很,早年他和老和尚在山洞中修煉的時候,曾親眼看到老和尚頭頂上的九個戒疤放毫光,把黑暗的關房照亮如同白晝,讓非人道眾生當下得到超度。上尊說金剛陣法是因海老和尚傳給他的,而百千萬劫中能拜上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老和尚引見。祂感恩老和尚給祂無盡恩德。而用隸書作偈言曰:

 

因海和尚功德耀天地,九眼放光戒疤破暗關。
大悲菩提隱者留其名,乘願返回極樂上品蓮。
聖尊寂後肉身大神變,開創佛史圓寂新聖章。
早共深山洞關修,晚同正教親佛陀。 

 

佛弟子慚愧比丘 旺扎公博 合掌 
2017年2月15日

 

世界佛教總部已於2017年二月公佈了因海聖僧剛圓寂十一小時與十天後神變的兩張法相對比照和早年的法相和旺扎上尊書作的讚頌偈,給七眾弟子恭請。旺扎上尊說祂和因海長老接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境行灌頂和佛降甘露的灌頂,因海長老是極樂世界乘愿再來的大聖者,是解脫大手印合修大悲勝海紅觀音的成就者,現已經返回淨土上品蓮台。

 

二祖慧可斷臂染雪 寧捨生命不捨法

 

行筆至此,筆者要提醒大家,因海聖尊離開這個世界了,祂得到大成就返回極樂世界上品蓮台。我們身為行人應該問的是,祂的成就源自何處?我們也能像祂一樣成就到極樂世界蓮台嗎?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能見我嗎?怎樣找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皈依拜師學法?那才是因海長老帶給行人最大的福音。想想,旺扎上尊一見因海老和尚海上行走,立刻拜師跟著祂入山洞閉關,一心得成就。就像當初禪宗二祖慧可,打掉達摩祖師的門牙後追祂,追到江邊,當他聽到船夫說達摩祖師已經拿起一根蘆葦,踩在上面,渡江而去,沒有坐船,他立刻知道自己錯了,而登門求法,意志堅定,寧可斷臂染雪,以應達摩祖師說除非天降紅雪,才可能傳他的法。現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因緣住世,掌持如此至高的佛法能真正解脫眾生到憑意念觀想即可享受思衣得衣,思食得食,永恆快樂,沒有痛苦煩惱、沒有無常變異的 極樂淨土,吾等不去尋訪求見求法,豈不是傻子?難道還要在六道輪迴中隨業力牽引 ,聽那些沒有真道行,連自身臨命終時都自身難保的所謂大聖者說的空洞教法所迷惑,跟錯了假的大聖人,於六道輪迴中生死流轉,求出無期,而受無窮無盡的痛 苦,不得解脫!

 

▲百場聖會的法會後行經寺廟前的道路,天空出現的祥雲與有金剛棒在其中的月亮。

 

不要說我們現在有緣拜見到至高無上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了,就一個羌佛的弟子旺扎上尊,都是當今佛教真正的大聖人。我曾有緣親自參加了很多人觀禮的八風大陣,親自看到佛法的實相展顯,旺扎上尊在地上圈上一條黃色繩子,設立了金釦段位,這一次,無論什麼人都無法步進繩圈內,凡接近者,當場彈飛倒地,不醒人事。試問:當今有哪一位大法王、大法師有如此真實真正佛法呢?可以說,根本沒有!無論位居多高,多大的法王聖者,可以說根本沒有拿得出來給大家看的實際的佛法,只有空洞的講說,難道不是嗎?

心經

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
《藉心經說真諦》
之前言、序言

 

前 言

       在這裡我們法音出版社要澄清一點,今天法音出版社出版的這部經典聖著《藉心經說真諦》,是第三世多杰羌佛藉由《心經》文句義理來說法,闡明心佛眾生的關係,也可以說成是人生宇宙有情無情變異性和非變異性、成住壞空的定義和無成住壞空的真理,佛陀是什麼?眾生與佛陀是怎麼一回事,了生脫死是怎麼一回事,告訴大家甚麼是佛法、解脫的真諦。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透徹精準易懂,我們只能說是幾千年有佛史以來第一次出現這麼好的頂級寶貝佛書、至高精髓經典。整個全文論述說法都是《藉心經說真諦》,而不是“心經講義”。 “心經講義”是另外一本書,早在十幾年前第三世多杰羌佛就已經講著並出版發行了。

 

       為了給《藉心經說真諦》這部聖著作序,我社曾請著名的王者仁波且、碧瞿玉仁波且、摩訶法王執筆,可是他們再三表態,用各種說明佐證自身慚愧、行持還差,只希望自己能真正吃透這部經典付之實用就不錯了,他們說沒有資格在佛書上造句,我們盡了全力也沒能讓他們留下文句。後來我們請莫知仁波且、祿東贊仁波且、丹瑪翟芒仁波且、開初仁波且和拉珍聖德,他們聽說王者仁波且、碧瞿玉仁波且、摩訶法王都沒有寫,第二天他們就給一個理由:“豈敢玷污聖著”,也謝絕了我們的請求。後來我們有幸找到阿王諾布帕母,請她作序,可是收到的同樣是她說無資格在這部經書上造序。無奈之下,我們只得找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說:“我隨緣慚愧而說法,寫什麼序啊,能利益眾生才是最好的序。”但是,第三世多杰羌佛已經允諾,祂會找一大批法王、仁波且、法師、居士來為我們這個出版社出版的《藉心經說真諦》法著專門祈禱修法恭請“佛降甘露”和其他聖法。我們聽到這話既無比歡喜又晴天霹靂,歡喜自不用說,震駭的是還沒有聽說過這世上哪個法王仁波且法師有這樣的功德請得動佛陀降甘露!於是我們請示第三世多杰羌佛:“法王仁波且法師們怎麼修得了佛降甘露?”第三世多杰羌佛說:“如果他們修不了,我就更修不了。聖德們多了不起啊,比我有能力啊,人多力量大嘛,你們相信我吧。”佛陀的話讓我們哭笑不得,能相信佛陀的這幾句話嗎?再厲害的法王仁波且能沾上祂十分之一的成就就算神不可攀了,能有什麼資格請佛陀降甘露啊!但是不聽佛陀的話又三業不相應,所以不知說什麼,沒有言語,心中也不敢多想。但我們要恭賀世上行人,佛陀已然允諾修法請佛降甘露,我們將以佛陀從天而降的真精甘露降灑在每一本《藉心經說真諦》上,並且還要舉行法會,加持這部書,凡是我社今後出版的每一本《藉心經說真諦》,都具有特別的殊勝加持力,凡此聖著所在之處,是諸魔鬼不敢以惡害之。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所作這一切均是為了防止騙子邪師斷章取義破壞印刷出版,因此其他出版社出版的這部法著,或是某聖德個人印刷的,均一律不作加持,因為若有斷章去句,加文造解,貽害眾生於無始,其駭然之業無法救育,本尊遠離。此類不聽教言之行,看讀非法印行之書,將終身無法取得境行灌頂資格,因百法明門黑關擇決本尊不接受犯行助邪的罪業之人,故不予擇決法緣,無法緣則不能舉行境行灌頂,而不是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慈悲不灌頂,也不是中地道大聖德師不為舉行灌頂,因為他不敢為破戒印行《藉心經說真諦》的黑業之人違背灌頂。

 

       但頭大的是這序言問題還得要解決,我們總不能拿給非真正聖德人物只有空頭地位的法王尊者來寫序吧。正在一籌莫展之際,國際佛教僧尼總會拉堅尊者二世隆慧法師給我們推薦了真正頂級的巨聖德。第二天,隆慧主席領我們前去拜見巨聖德,說來真是困難,被擋在門外六個多小時,最後聽說我們是為寫序來的,總算見到了巨聖德的侍者,匯報了情況,請侍者轉達巨聖德。巨聖德回复說:“要讓王者、碧瞿玉、摩訶來寫序,馬上就可以讓他們動筆,但是牽涉到因緣關係他們不適合寫。至於社會上的什麼著名法王尊者,提都不要提,真正說來,莫知他們也是排不上的,但最恰當的還是他們。你們去告訴莫知、東讚他們幾個,就說是我說的,讓他們今天就開始寫序吧。”巨聖老人家帶了一個口信,序言終於解決了。

 

       當我們看了序文以後,非常感動,幾位聖德哪裡是在作序啊,完全是擔負著因果在講心裡話。我社決定把他們的一些實證聖量的資料圖片、和其他一些聖德鐵的事蹟一併刊發在序言中,但願法音出版社能為世界的眾生盡一點綿薄之力,給大家帶來安樂,帶來和平、祥瑞,帶來解脫的聖因,今生福慧圓滿,達證成就的結果、全知起用的涅槃!

 

法音出版社
西元二零一二年

 

前 序

       我們必須真誠地先對大家講心裡話。

 

       我們幾個根本沒有資格在第三世多杰羌佛《藉心經說真諦》聖著上發言,正如巨聖德老人家說的一樣:“當然排不上你們,哪怕你們在所有的佛書論著上造序作言,也是沒有資格在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藉心經說真諦》法著上評談的,只不過你們要為第三世多杰羌佛說的法《藉心經說真諦》說說心裡話。”我們只得照辦。

 

       我們當中,祿東贊、開初仁波且都是七八十歲的人了,我們深知,每時每刻都來不得絲毫說謊摻假,不能錯半點因果,今天說的話必須對佛教、對佛法、對眾生負責,哪怕一句不實在的話都不敢寫在序言中,否則我們短暫的餘生所種下的就不是解脫之因,而是招來黑業罪報、輪迴痛苦,那就真正是最愚笨的人了。

 

       我們幾位都出自藏密各派,深研過顯密二宗,這些都是佛教中的佛法,分宗而立,本源一體。我們曾經在這些法門中修學,用了很大功夫,有些受用,但畢竟無能展顯實際聖量。而真正讓我們有今天這些成就的,是現量大圓滿和金剛換體禪等不帶宗派性的佛法,是佛陀親持執掌的無分別無派性的純正佛教佛法。第三世多杰羌佛沒有任何宗派,就如釋迦佛陀,只有佛教,各宗各派,大乘、小乘,一律平等應機相應眾生弘揚。然而佛陀親傳的頂聖成就法,加持功德力之高是無法想像的,如同釋迦佛陀正法時期,成就證道十分快捷,即是釋迦佛陀親傳頂聖佛法之故。我們修學的攤屍拙火定、現量大圓滿、金剛換體禪、未音禪等,這些法從灌頂受法到修持成就,兩個小時之內可親見聖境、證入聖量,乃至當下進入虹身世界。這是藏傳佛教密宗沒有的法,也是顯宗找不到的,而唯一隻有佛陀親持的至高佛法境行灌頂傳的,也就是《藉心經說真諦》的見,《解脫大手印》中的修行和要灌頂所傳的法。

 

       至高佛陀師父第三世多杰羌佛是藉用《心經》的文句、法理,用平實的、口語清談式的語言,把宇宙人生的真諦,把生死輪迴的真相,把心佛眾生、佛陀與我們的關係,把解脫的方法和盤托出。恭學《藉心經說真諦》,我們初看時覺得與古德們講的在理諦上似乎相同,但當細鑑後發現精闢透徹,而且法理高妙無比,確實是前無古聖可及,妙義無窮、深不見底,每聽聞一遍,都有飛躍性的進步,只能說:妙不可言、妙不可言啊!

 

       在過去的學經習論修持中,一直困惑於很多祖師聖德對佛法的最終觀點相互矛盾不統一,各家都好像很有道理,我們在這些論理中淘來​​淘去幾十年,也無法究竟弄懂誰說的最正確,因為道理畢竟是空的,看不見、摸不著,幾斤幾兩隻能口頭說、心裡猜,各有各的理。我們曾問佛陀師父對×× 大喇嘛的證量有何看法,他的見道怎樣,佛陀師父說我不作評,但他應該是個學者。我們再請問佛陀師父,龍樹提婆師徒、無著世親兄弟、寂天菩薩和唯識論師們誰的佛法正宗高深?佛陀師父說:“佛學理論各有所長,自古宗風各異,見解分歧。龍樹菩薩著有《中論》《大智度論》等弘傳於世,以緣起性空為正見悟理,而無著和世親兄弟則是法相唯識,見上是實有論的主張,就此大乘兩大派系,各持不同見道。依於慈氏《五論》,主要繼承瑜伽師地論點的以世親菩薩為代表,法闡《唯識二十頌》和《唯識三十頌》。玄奘法師以《瑜伽師地論》等為宗,深究發展,著出《八十規矩論》 《成唯識論》等論著。唯識之見於空性取義,一切法立各自所緣存在,於現量中非虛假而實有,於圓成實性觀心處則非真實存在,心外無境,認身心實有。寂天菩薩以其《學集》和《經集》一百多部經典要義而有建樹,獨造《入菩薩行》千頌闡述中觀見地,批數論派、勝論派和小乘、大乘唯識見道。而說《入菩薩行》時,自己騰空飛隱,也說明了大中觀的知見。唯識見為身心實有,中觀卻相反,見為身心是幻有非實,不是實有的。中觀應成派認為現像外表之相狀是因緣聚合,無常幻顯,實無自性,故隨眾緣離散而消失。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確實理論見解有高低,實量成果非與同。從現量起見,更重要的是不能忽視了是否有真佛法。因為理論認知的爭持,並非現見解脫的成果,沒有實量成就建立的認知,最終獲得的也是無實量的涅槃。這就如我們從理論上完全可以認識到銀行有很多錢,但事實上不是我們自己擁有的,我們要獲得銀行的財富,只憑認識銀行有很多錢是沒有用的,而是要有合法獲得利益的正當業務,這正當業務就猶如實量的佛法,才能滋生實際的效果。當然,我建議論師們的論學作為助緣也是必要的,你們應作參考。”我們再請問佛陀師父×× 喇嘛跟這些論師菩薩們相比較,誰的見道更深廣。佛陀師父說:“這個喇嘛是一個好學的人,但是見地愚鈍一些,知見偏頗一些,比你們之前還差那麼一點,以學習論師們的論著為基礎,這也是必要的,社會場合、歷史的慣性,需求佛學滋養見地是應該的,也是必需的。有一句話'深入論學、開膚智慧',但要明白,論學是學問的界域。”我們不太明白佛陀師父的話,經大家推敲後,總算悟到了一點,正如祿東贊法王說:如果只研究龍樹、提婆、無著、世親、陳那、寂天、月稱等的論學就能出現實際聖量,進而解決生死問題,那論師們和佛學家與莫知仁波且、開初仁波且就沒有什麼差別了。除了貫通經論外,頭頂骨開口如雞蛋大,神識來去極樂世界,展顯實相,拙火禪功可用自己的身體把人燒傷,這是論學的理論嗎?論學畢竟是空洞的佛學理論,它是以觀照而生實相的基礎而已,如果結合不上真正佛法的實相緣起,論學終歸不是妙有,否則×× 喇嘛就不是個只講學問都錯誤連篇的喇嘛,而早已妙諳五明。如王者仁波且手掌摸在松傑仁波且頭頂,當下頭髮燒掉,頭頂燒開,流出黑業,去掉了病障,身心暢快,開膚了文字成就。王者仁波且的手掌於現量所見,對唯識來說是地大相狀,而非火大,對應成派而言則是生滅變異之幻有火大,無自性無無常,其上兩派都是理論佛學,並非實際聖量成就。

 

       後來,當我們受到佛陀師父的境行灌頂,深入聖境的當下,以真實的解脫聖境擇照出了誰真誰邊誰不正,終於撥雲見天現真諦。

 

       例如我們本來住在聖境中,只要以過去學的高僧講的般若義理去行持,聖境就會消失退化為凡境。包括玄奘法師翻譯的大般若經六百卷,乃至龍樹、提婆、無著、世親、陳那、寂天、月稱等的論著,也會讓所證聖量停頓不增,包括其他祖師們講的義理。比如睡眠中本來完全清楚是在睡夢,一加入祖師們講的義理來作為鑑道,不到一個月就昏沉了,睡眠中夢境也不知道是夢境了,回歸到凡夫混沌狀態沒有差別。又如修拙火,本來已經修到二段或三段拙火,體溫升高到攝氏八十至九十度,只要加上其他見地入修,幾天之內身體火溫退到五十度,乃至還原到凡夫體溫。而依第三世多杰羌佛《藉心經說真諦》法理,火溫當天明顯提升,聖境現前,本尊出現,護法臨場,頓入三昧之定,並日益殊勝。更神奇的是,依第三世多杰羌佛《藉心經說真諦》和《解脫大手印》頌觀,境界本來殊勝得很,一加上自己的簡短願文迴向,聖境都會快速消失。這時我們才曉得,原來虛空中的護法是不認同任何凡夫文理混入佛陀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藉心經說真諦》和《解脫大手印》的。曾有虛空大護法對祿東贊法王說:“然何忘卻《藉心經說真諦》是受境行大法殊勝加持力被,多一句不可,少一句不可,猶如持咒!”話音剛落,他的境界全然退化,莫知仁波且也有同樣經驗。我們終於悟到《藉心經說真諦》是不能加入減少任何法語的,猶如陀羅尼之微妙故,否則就失掉了境行悉地加持。

 

       《藉心經說真諦》中,佛陀師父說法平淡中藏玄機,細說中開心竅,妙不可言。乃至很簡單的幾句話,與佛法無關的,講故事的口語,竟然一道豪光之後,讓我們頓時萬念空寂了,且時間堅固不散!之前我們其中一人修持《金剛經》時有過類似感受,但時間很短就消失了,當然也許是什麼原因而不相應,除此,任何我們研讀過的經藏論著都不具備的東西,在《藉心經說真諦》中出現了,我們加上受境行灌頂的《解脫大手印》三大心髓合修,威力無窮! ! !一股強導性的威力,形成破愚開智的法流,橫掃整個身心迷障,當機應徹本性開悟,強導實量聖境,離戲空洞言論、花言虛理,是任何祖師所講般若、所傳的大法修持無法及其項背的,可令你拜讀中應機分段開悟,乃至大徹大悟,真正是稀世奇絕之無上法寶!

 

       住入實證聖境之後,我們再次將當今一些所謂著名第一流人物講的《心經》拿來研究,才發現這些人連基本的般若諦相都沒有理清。如果說過去我們只是依因明邏輯在理相上有所疑慮,那麼現在則是理體一味的真實徹照,所有偽論、狡辯、敷衍、含混等虛假空洞之說,再也無從遁形。相比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藉心經說真諦》,某些聲名顯赫的所謂高僧法王仁波且大法師簡直是表皮術語未入肌膚,法理不明東拉西混,未得聖境天地之別。

 

       在全世界佛教徒中,有禪和子和經教子兩種人,這些人大多是地位較高的著名人物。經教子又分兩類:一為順理經教子,二為湊混經叫。順理經教子是將經句原文列出後搬抄祖師們所講論學原文,以符合所講經句之義,這類人是數他人珍寶,無自悟證量。湊混經叫子,是將所講原句列出後,搬抄祖師們講的論學、論句,但與所應講的原句無關,胡亂拼湊在一起騙外行,這是不懂經藏論學的流混子。包括許多大法王、大尊者,乃至有宗教領袖頭銜的人物,同樣脫離不了這類不懂經藏論學的流混子本質。比如要講“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這一句,而所講的內容脫離經句含義,沒有講什麼叫“觀自在”,什麼叫“菩薩”,什麼叫“行深” ,什麼叫“般若”,什麼叫“波羅密”,什麼叫“多時”,實際上他不是不講,是他講不出來,他不知道含義,在這種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只好搬抄與這一句不相干的祖師論學原文或論句術語,翻來覆去東拉西扯,反正世人又聽不懂,只認為是在說空理,就這樣欺騙外行,混堂過關。這就是地道的湊混經叫子,對經喊叫、不通經教、摘句拼湊、混子亂鬧,故此類人稱為矇騙行人的邪師混子。凡遇此類,包括那仁巴格西、登峰頂級的俄燃巴格西,同樣概為不懂裝懂的混子、亂世邪師!行人要倍加小心。祿東贊法王、開初仁波且等也曾被一位十三歲的學童迷惑,因為看到這小孩的一篇《心經》講稿,大為吃驚,誤認為此世界竟有如此了得的聖者出世了,於是當日前往拜見。交談中發現那小孩什麼教法也不懂,問他講《心經》的妙法所在,小孩說他五歲就開始讀龍樹、提婆、陳那、無著、世親、寂護、月稱的論學,他講的《心經》是立出要講的句法以後,再把論學裡面講空講緣起等句子抄下來湊合起來,有一點沾邊的就抄,一點也不難。幾個人大為慚愧,竟然被一個湊混經叫子戲弄了,而且是一小孩子戲弄。

 

       所以,為了大家真正學到佛法,在此我們建議有緣善信們,最好先不要看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藉心經說真諦》,這一點太重要了,而要先找到當今世界的大人物法王尊者大師們或古德祖師們講的心經講義和論著,或禪門開機之法,或講明心見性、法性真如、般若等等的論述來看,有了認知以後,再開始拜讀第三世多杰羌佛說的法《藉心經說真諦》,這時你會清楚認識到什麼是鑽石寶貝,什麼是塑料鍍金,正法與邪師一目了然。

 

       我們要提醒行人,《藉心經說真諦》是至高無上的成就解脫真諦,所以是妖人、魔類之敵,凡是妖孽均會見之生恨,視如大敵當前,他們會採取各種手段詆毀誹謗第三世多杰羌佛及《藉心經說真諦》經著。但無論這些人引什麼經、據什麼典、搬出什麼樣的儀軌法義,無論他們的身份是什麼樣的至高傳承,無論他們有幾十萬幾百萬弟子,無論他們怎樣語驚四座、口若懸河,你們會看到一個辯白不了的事實:他就是改變不了他的本質,他必然是五明平淡無奇乃至不通,經教學識膚淺,凡夫境界聖量不顯,肉體凡骨未結聖胎,這就是他改變不了的凡夫本質結構。所以,只要他拿不出相應的實際本事展顯在你們面前,他所有的論述說辭都是騙人的,無非三個結論:
1.他沒有真正懂得經教法義的含義而歪曲亂講。此人絕無實際聖量功夫!
2.他所借鑒的理論法義本身是假的,所以此人沒有聖量功夫實顯!
3.他雖然身著高僧大德之裝,但其本質是凡夫或妖魔充當聖位,藉用經典論著遮身,所以得不到正法加持才沒有實際本事展顯。

 

       你們注意觀察一個事實,凡此上空洞理論者,凡誹謗第三世多杰羌佛及《藉心經說真諦》經著者,其鐵定的共性是:沒有一個人能展顯得出聖量來。為什麼?因為是假的,就真不了。他們教不出弟子真功夫,自己也沒有任何聖證量本事,而只有四大黑業、身心不調、假慈悲、喪失人性,講拙火自己修不出拙火升高體溫,講開頂自己開不了頂,講大圓滿弟子見不到虹身世界,身體結構里里外外與凡夫毫無差別,根本就是講空洞理論的假聖人。這就是以假充真的空洞凡夫現象,這就是邪惡騙子們想遮也遮掩不了的事實,任何說辭都逃避不開的真相。至於他們口頭講的聖智慧五明成果,他們死也拿不出來,不信你們去查,他們超越專家的五明成果每一明擺在哪裡的?哪裡有陳列?記住,是成果,不是文字名詞。

 

       佛弟子們,佛陀說法是為開示眾生實證成就得解脫的,不是拿給徒有虛名的騙子人物混嘴皮子坑蒙眾生錢財的,任何法王仁波且法師所說的法義,如果僅只在祖師們論著的理論術語上搬來抄去,沒有實際聖量展顯,那就說明他講的法理是藉論矇騙於人。你們想一想,實際聖量都沒有,怎麼會有最終的成就、全知涅槃呢?這不是騙你的嗎?

 

       佛陀師父說的十二問語,是照妖鏡、鑑寶杖,是找到真佛法的指路明燈。佛陀師父說:“你自問:為何學佛?為了生死。依何了脫?真實佛法。何為真法?離虛實顯。怎擇聖師?空論非聖。真法怎鑑?實顯理真。假法何分?空理無實。”把這十二句問語弄懂了,自然照出假聖,找到真師,學到如來正法。一切聖法皆是要實量實顯,並非空洞理論能代表得了的。比如金剛換體禪,或現量大圓滿,只要兩個小時之內弟子將會親自見到聖境,就知道真假了。比如確定性觀照法緣、身份、預測乾坤雲夢得的擇決,是至少中地道師資的道量,該師準確無誤地先知定論後,弟子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關中,從他自己書寫打成密團的一百道文書中摸拿出三張,這三道文書與師公眾預言毫無差別、一字不錯,只需一個時辰便見其師道量真假。

 

       我們今天的成就,全是因為佛陀師父說法的《藉心經說真諦》和《解脫大手印》三大心髓具備的無上正等加持力,其言語之間藏著無窮奧妙、強大威力,完全不同其他人傳的法。不說深了,僅就世法受益而言,如開初仁波且,學法前身體很差,全身病痛老態龍鍾,終年腰酸腿痛咳嗽感冒不停歇,嚴重過敏、三高病症、神經衰弱失眠等等,這樣那樣的病症弄得他寢食難安。經佛陀師父傳境行灌頂,學習《藉心經說真諦》後,病痛不見踪影,整日神清氣爽健步如飛,到台灣檢查身體,醫生說他一點毛病都沒有,身體健康指標如同三十幾歲年輕人,且悟徹菩提心妙理,斷魔歸本徹真如。佛弟子們,佛陀師父第三世多杰羌佛說的第一義諦才真正能徹應本性、真空妙有、體顯實相境界啊!

 

       於此,我們再次希望行人提前閱讀其他大德高僧們的心經講義,或對心經的論說,千萬要在第三世多杰羌佛《藉心經說真諦》出版之前就看,建立廣泛認知,才能將法理對比,識別真假聖德,否則《藉心經說真諦》出版公開發行後,你們再去應證有質疑的法王大德高僧,有些人已認真修學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由邪轉正當然好,只怕有些執迷不悟的邪師會搬出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論遮身,若一時沒有警覺查其證量,單從理論方面,你們或許很難辨別這位上師的程度、真假、類型,就容易上當了,乃至可能終身迷在所謂傳承來頭大人物、實則騙子邪人的手中,陷入輪迴痛苦,永無解脫了。

 

       這序言的文句,想必有些人會覺得為什麼我見這麼重,你們幾個為什麼只說自己好,不說他人好?這種寫法太愚笨了嘛,無疑會招人憎恨反感的。這個簡單的處世之道“驕則損、謙受益”我們幾個懂得,但我們只能說心裡話,不能說不真實的好聽話。我們發了誓要為因果承擔責任,讓大家學到真正的佛法,只能如語、實語、不妄語,否則因果報應我們承擔不起。比如說到五明,事實就是從古至今幾千年佛史,除了第三世多杰羌佛,再沒有第二個拿得出如此完美無缺的巔峰五明成果,就是釋迦牟尼佛也是在其他世界展顯登峰五明,這是鐵打的事實,我們總不能站在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三十大類五明成果面前睜著眼睛說瞎話,總不能說第三世多杰羌佛不具五明,而那些拿不出任何超凡五明成果的法王尊者仁波且才是五明巨匠吧?比如那些宣說拙火定自己身體卻升不了溫、開不了頂、完全是凡夫結構的喇嘛、仁波且、法王、法師,不但沒有實際成就本事,講的理論都錯漏百出胡說八道,乃至全西藏全世界都找不出一個他們的門人能真正升起拙火溫、能真正開頂、能真正聖力外用。他們最會迷惑人的一套就是搬出自己的上師,或上師的上師,吹噓成修什麼什麼了得的功夫成就的,拿這些看不見摸不著,早就不在人世的人來作空洞理論的支撐,其實都是假的。要不然就弄一些看不到事實的空洞宣說錄影帶,如拙火,只能拍一個誰都拍得出來的紅影像,卻沒有具體的溫度;只能看到插香插吉祥草,而沒有實際的頭頂開口;只會吹噓說神識飛遷,卻看不到神識;只會吹噓說大圓滿而弟子看不到虹身世界,只會吹噓說空洞擇決而不敢行文預言等等。我們總不能睜眼說瞎話,總不能說這些喇嘛法王法師開頂幾指寬、神識外用、化虹飛身、先知預言、徹見本性、已經大成就吧?我們今天就來一個直白的、透明的、一眼看穿的提問吧:就拿拙火來舉一個例,很多人都知道拙火定這個功夫,但是,你們能在這個世界上指得出有名有姓真正能升得起拙火體內高溫、隨意除病的這樣一個人嗎?明確告訴你們,找不到吧。這就是誰也無法遮蓋、辯駁不了的事實。我們怎麼能把沒有的事說成有呢?相反的,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中,隨處都能找到真正的拙火功夫,他們都活生生的在這個世界上,有名有姓,有科學驗證等等,在鐵的事實證據下,我們怎麼能不寫事實呢?不要說這些生活中的人修成聖者的實例了,就僅憑舊金山華藏寺現有存在的佛陀在虛空降下甘露到缽中的缽、巨聖德先知預言的金瓶、肚腹升起拙火燒炒“喀卓安得丸”的瓷鍋、兩位聖德抬動四千二百六十多磅的浴佛蓮池、迎接《多杰羌佛第三世》寶書時降甘露的木棉花樹、浴佛池中大放豪光的法王子像等等聖蹟聖物,在這個地球上,沒有哪一個寺廟有這麼多真正佛法展顯的聖物,無論是密宗寺廟還是顯宗著名寺廟都辦不到!至於常見的釋迦牟尼佛舍利,和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成就後化虹出顯的堅固子、肉身不壞、生死自由那就太多了。這些聖蹟是現在的、實在的,時間地點人物都真真實實的,這些人和事就活生生髮生在我們的現實生活中,而不是談古論今講故事虛幻夢影的傳說。你能指得出舊金山華藏寺以外還有哪個寺廟有這麼多聖蹟?當然,當今的佛教界,各宗各派有不少大佬級的法王尊者乃至名震世界的大人物到處以佛菩薩身份自居,敢吹噓自己什麼聖境功夫都證到了,可實際中就是沒有一項真實的成果擺得出來。他們不管是真是假,不顧因果報應、眾生慧命,敢儼然登坐高台以假亂真、故弄玄虛、顛迷信徒,周圍的人也被他們的傳承、遊說迷昏了頭、不實際考證他們的成果聖量就跟著亂吹捧。但我們是佛陀的弟子、慚愧的心行,我們要修行,我們要解脫,我們怕錯因果,我們只能說真實來寫這篇序言,不敢說只討大家喜歡的假話、不實在的話,所以請大家諒解。我們講得再多也沒有用,你們還是去真誠恭敬地拜讀修學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藉心經說真諦》,會自然從內心中明了什麼是至高無上,什麼是真正佛法,由此而獲證不同之相應開悟。

 

       我們相信,有人看了我們的序言後,會非常嫉妒憤恨,十分惱火,因為幾千年來沒有人砸他們的招牌、打他們的痛處,所以他們不得不奮不顧身跳出來大肆誹謗,罵我們幾個不是如語實語,在虛吹浮誇,是脫離佛陀教誡的,不合經教;罵《藉心經說真諦》如何如何不好,而他講的才如何如何好,如何符合經教,如何正法。你們這些妖僧邪師,我們只要問你們幾句,就會讓你們丟底現眼!你們說你們如何合法了得,你們為什麼是凡夫之體毫無功夫呢?你們修得起拙火功夫嗎?你們的頭頂開了幾指寬呢?一指還是兩指呢?基本的神識外用都達不到嗎?你們能當著眾人請佛陀從虛空降下甘露來嗎?你們明心見性了、能感召三洲嗎?答案是:你們毫無功夫,一樣也不能!因為你們講的是假理論,你們沒有學懂真正的經藏法義,還在佛門外面,所以你們才是凡夫一個、百無一能、只會吹噓,好可憐,拿不出本事證明自己超凡入聖。記住,你們誹謗羌佛的人,是假理論、造罪人,說假話騙騙人而已,把你們的面紗揭開,你們就是這個樣子!可我們才是如語實語、符合佛陀教誡、沒有虛吹浮誇的,已經實實在在拿出實際的佛法擺在了大家面前,證明了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藉心經說真諦》和《解脫大手印》是無聖可及的頂聖佛法!我們就是修《藉心經說真諦》和《解脫大手印》得到的成就!我們的成就絕不是你們的假理論能達到的!

 

       另外提醒大家,切不可聽信任何一個無論什麼地位之上師的膚識偏見開示,你們如果不信,就等到你們拜讀過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藉心經說真諦》,稍有一點點懂的時候,你們再回過頭去看你們依止的法王、尊者、大法師、大活佛,曾經給你們講了什麼?是內行嗎?懂佛法嗎?可以說是錯誤百出,大牙都要笑掉,這時候你們才會明白,不是大聖德、巨聖德,哪裡懂得了佛法啊? !所以才再三規定不能聽任何人講的開示,只能聽聞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任何人的講解開示都可能是邪見錯誤,甚至連基本法義都沒鬧懂,想當然亂編瞎湊,必然誤導你們走入邪途的! !

 

       願三界六道一切眾生均能受到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之洗滌,依持如來正法,解脫定然無礙!

 

三寶弟子、慚愧行人:

莫知

祿東贊·慈仁嘉措

丹瑪翟芒·隆智

開初

拉珍

共同發自內心的真話
西元二零一二年

 

 

新聞簡體鏈接:http://www.lvcnn.com/cn/mobile/news.php?id=23255

2018年09月22日   維加斯新聞報
文:劉應鴻

 

       佛教中的生死自由、自由掌控生死,一直都是個傳說,但在2018年9月,我卻親眼見到了!!

       釋迦牟尼佛的佛教在世界弘揚了兩千多年,支分派別,各立宗風。祖師們、高僧大德們,都離不開演說自己擁有的最好教法,標榜各自都能教人最終成就解脫。結果如何?事實證明,在實際的解脫中,歷史上真正成就的人非常少,而修法未得成就者甚多。取得顯赫成就的,如:達摩、慧能、憨山等,近代有虛雲、慧明、勝清等長老,又如有蓮師、宗喀巴大師、嘎瑪巴大師、阿底峽尊者、月賢王尊者等。但這樣的成就聖德何其稀少,尤其近百年來,末法時期愈入深透,真正的如來正法幾乎已經失傳了。包括現代享名於世的高僧大德等頭銜人物,到臨命終時痛苦而終,生死未能了脫,更談不上生死自由。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把如來大法帶到了人間,恢復了釋迦牟尼佛教法的本原,續佛慧命,更帶至了深化捷徑成就的佛教宗風。比如《解脫大手印》,比如“勝義內密境行法”的灌頂,以及無與倫比的修行法度,和至高快捷的成就法,更是史無前聖,說之不盡,道之不完。都知道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五明登峰、佛陀聖量,確實,都拿出了事實擺在那裡。可是,筆者想提示一個問題給大家思考,這是羌佛的成就,如釋迦牟尼佛一樣,是佛陀自身的成就,與我們沒有關係,真正與我們息息相關的,是要能教人成就。這才是至要至要!我們對此實地考察,的的確確,羌佛所教的大成就者歷歷在目,如悟明長老、意昭長老、因海聖尊,又如候欲善聖德,林劉惠秀聖德,趙玉勝聖德等等,在實踐中證明瞭羌佛所教的人取得了顯赫的成就。

 

而羌佛的弟子世界佛教總部主席祿東贊•慈仁嘉措法王,更是展示了生死自由的驚世記錄!
 

       祿東贊法王一生拜學過很多佛教著名人物,自1995年拜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以來,好似拾到了珍稀至寶。恰如漢人中唯一的拉然巴格西——洛桑珍珠格西在答記者問中,說他自己學佛六十年,不如跟羌佛學一天!這是什麼概念啊!祿東贊法王學到羌佛傳的行與法後,放棄了所有以前學到的沒有效果的法,專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證量突飛猛進,福慧圓滿,2004年展示了大力王金剛之力,在勝義浴佛法會上,當眾抬起四千多磅重的浴佛蓮池取水,2009年當眾修法神識出體取得金剛丸,最終明心見性,證到了法身,有銀盒帶至今傳世弘揚。

       2015年台灣覺行寺興建籌備委員會邀請祿東贊法王出任覺行寺方丈,7月16日祿東贊法王給覺行寺興建籌備委員會的信中,告知他不能擔任覺行寺的方丈,因為他沒有因緣了(見《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復-第十八道答案》)。

       在2017年依固聖德的文章《我敢保證功德與罪業、佛降甘露》中,引用了祿東贊法王的原話,告訴廣大行人他等不到古佛寺奠基了:“……我祿東贊•慈仁嘉措,根本沒有資格做古佛寺方丈……任古佛寺監院都還不夠格呢,更何況我已經沒有瞻仰禮拜古佛寺的因緣了。……我雖然對生死有把握,但到了佛土再返回人間,我就沒有把握,因為不知道阿彌陀佛批不批准我返回人間現身禮佛,除非南無羌佛恩師召喚我。” 如此有把握的預知生死,是何等大法才能得到的成就啊!

       世界佛教總部在2018年的第20180102號回覆諮詢中說:“今天總部兩位董事去請示法王,有人問法王什麼時候圓寂,祿東贊法王說,他是修第三世多杰羌佛本尊法成就了生死自由的,他會盡快把最後一場法修了,寫下決定圓寂書就圓寂,不會耽誤時辰。”聖德組的聖德們聽了,立刻進入擇訣觀照,發現祿東贊法王已經圓滿證達三段金釦上尊位!

       法王能如此斷言,為什麼?當今這個世界,哪裡能找到如此生死自由的佛法?已有近百年沒有發生過如此震撼世界的佛法了。法王說他要等到最後修完一場法就盡快圓寂,他要等的是什麼法?他又要留下一份什麼樣的決定書?反正很快,無非就是等一場法會的時間而已,是空洞的說辭還是真實的大法,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2018年9月,祿東贊法王祈請佛陀恩師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修一場勝義的火壇大供,他說:“用這最高最大的如來正法,來證明那些在社會上打著宗派傳承旗號的人物是凡是聖,是不是失傳正法的佛教外行。這些帶邪惡見的人,他們在網上社群中大力破壞誹謗羌佛恩師的行與法。我們唯有這樣,才能破邪顯正!”

       羌佛說:“你錯了,不能為了自己讓別人難過。我修不了這個法,就是要修也只能按儀軌念誦而已。”祿東贊法王又說:“就算不為佛陀恩師自己證明去修,也要為如來正法,為整個西方世界的眾生息災祈福,為祿東贊弟子我祈請正法、圓滿資糧而修啊!”羌佛說:“既然為整個西方的正法大事因緣,為利眾生而作祈福,你放心,這場法會要修,就算我不修,也會有巨聖德來修。”

       9月17日,由一位金屬製造專家領隊趕製了一具黃銅壇爐。9月18日,祿東贊法王處的宣慧師姐送來了燒護摩火供用的檀香木和木炭等。9月19日,“勝義火供大法會”在美國聖蹟寺正式開壇舉行。“勝義火供法”是除障增福法中之王,只在八十年前由西藏的頗邦卡大師和康薩仁波且修成功過,之後漢藏兩地的所謂火供法都是書本和口稱是勝義修法,實際上沒有聖境展顯,只是儀軌念誦、世相顯修。而9月19日美國聖蹟寺的這場由巨聖德主持的勝義火供大法會,金剛佛母親臨虛空,全身藍色放光,身高巨大,網路文章說有人看到金剛佛母在虛空中用手指彈出一道閃光,壇爐就燃了,而我訪問了好幾個人,他們看到的不同,他們看到的是藍色金剛佛母顯形在虛空,高大莊嚴無比,變化身形動作,周身有電火網盤旋圍繞。護摩衛士剛一祈請完畢,金剛佛母眉間突然放出一道閃光射入壇爐,剎那燃起熊熊大火!當時壇爐中只有臨時放入的五塊檀木,怎麼會瞬間燃起熊熊大火?爾後,被捉拿在金剛伏魔缽中的妖魔拼命掙紮想要震蕩開伏魔缽逃脫,就在這震動的一剎那,金剛佛母眉間又放出一道火光射向伏魔缽,只聽“轟”的一聲,伏魔缽放出金光火焰,妖魔及行人黑業頓時化為齏粉,金剛佛母將魔魂收往佛土教化!法會現場近百行人驚撼無比,匍匐禮拜不止!

       法會上,巨聖德對行人宣佈:這場法會已經修了,法王祿東贊馬上要圓寂離開了。

       果然,祿東贊法王說了要等的最後一場法會就是這場法會,第二天,他便沐浴更衣,進入修法,在禪坐前擺上寫字台、筆墨、宣紙、塗改液,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寫下了拜別文書,當下坐化圓寂!各個寺廟的僧侶們聞悉趕到,法王早在最後落筆的剎那間,毫不拘束,瀟灑圓寂。此時眾人才恍然大悟,原來,祿東贊法王的拜別文,是為眾生指明如來正法大法的所在處,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掌控的,如釋迦牟尼佛一樣的,只屬於佛教而沒有派別的佛法!

下面是祿東贊法王寫下的拜別文:

“拜別文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恩師
      弟子祿東贊慈仁嘉措決定圓寂
      人生歲月集苦,奔走求道學佛。從師依止多位,廣欽宣化卡魯。頂果欽哲法王,薩迦不共道果,勤修苦練無效。感恩佛陀師父,解脫手印無上。密傳灌頂聖法,我達生死自由。現量見證為實,就此落筆離世,墨跡未乾圓寂。南無羌佛恩師!

弟子東贊拜別。2018年9月20日”

 

祿東贊法王

 

祿東贊法王生死自由,在預告的時間圓寂

 

祿東贊法王圓寂之前,自己磨墨寫下“拜別文”,落筆剎那,瀟灑圓寂

 

唯誦文章是無知,文學之才唯附實,而今大學四書五經,為文弗施者,收之弗能養其己,放之不利其眾或,唯誦何益之有,施詩文于社會之用,造益利眾者,是為轉知化實也。

 

赴約者奔往為事,中遇道障之退,更便速前也,車擋雖倒掛之行,而在更利前行之策也。

 

雄才之料必當內充其實也,華其外而碎其內弗可大器而登堂,心空之竹終非棟樑之材。

 

凡是具有雄才大略、才華橫溢而為社會作出貢獻的人,必須既具有充實的內心世界,深厚的道德修養,又必須具有淵博的學識。有的人,表面上看起來很有學問,夸夸其談,頭頭是道,但內心空虛,靈魂蒼白,這樣的人是絕不能成為氣候的,外表好看而內境劣昧的人終究不能登堂入室,成就大業。正如像空心的竹子,外表高升青奇,其實皮薄心空,就不能作棟樑之材,因為它會遇浪即折,遇力即碎,又怎麼能拿去作中流砥柱呢?

 

 

地點

台灣 - 台北 
臺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一段137號12樓之7

台灣 - 宜蘭
宜蘭縣羅東鎮光榮路185號7樓

台灣 - 新竹
新竹市東區林森路275號10樓之7

泰國
36/108, 34th Floor PS Tower, Soi 21 (Asoke) Sukhumvit Road, Klongtoey Nuea Wattana, Bangkok 10110, Thailand

馬來西亞
126B, 2nd Floor, Jalan Burhanuddin Helmi, Taman Tun Dr Ismail, 60000 Kuala Lumpur, Malaysia

 

聯絡我們

佛教聞法中心 

美國
Tel: +1-626-233-6863
Email: yccathy@gmail.com

台灣 - 台北
Tel: +886-2-87739228
Email: info.taipei@bddlc.org

台灣 - 台中
Tel: +886-0939825521
Email: Sy825521@gmail.com

台灣 - 宜蘭
Tel: +886-0910057127
Email: info.yilan@bddlc.org

台灣 - 新竹
Tel: +886-0911-868-615
Email: info.hsinchu@bddlc.org

泰國
Tel: +66-2664 1443
Email: info.th@bddlc.org

馬來西亞 - 吉隆坡
Tel: +60-173787128+60-1121353880+60-123142271
Email: bdmamalaysia@gmail.com

馬來西亞 - 檳城
Tel: +60-192393363

Zircon - This is a contributing Drupal Theme
Design by Weeb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