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3 of 3

台湾女子揭露被恒生仁波切陈宝生精神控制后性侵8年手稿曝光(王嘉蓉)

 

       大家好,我是王嘉蓉(本名是王秋蓉,因为认识的人都叫我的别名,所以才写上王嘉蓉),在我要揭发所谓的恒生仁波且(其实是一个奸商骗子陈宝生)之前,我要先跟大家说几句,作为一个存证。

       本来我是想先爆料他的老婆陈饶真真的,但后来想想陈饶真真也是受陈宝生凌辱的,真正的色狼骗子是陈宝生,所以还是让大家看看陈宝生的事吧。

       这么多年来,有很多师兄师姐都认识我,我并没有听到陈宝生让人说我的坏话,但是,一旦我揭发了他,人们知道了他是一个人面兽心的色狼骗子以后,他必然狗急跳墙,不仅用尽各种方法诽谤污蔑我,甚至我的生命都有危险,因为他本身就是这样残忍毒辣的恶魔,为了掩盖自己的真实面目,会不择手段的。比如美玲师姐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好人,陈宝生也曾经说美玲师姐很好,但是,美玲师姐曾一度反感他的邪恶,劝他为善,他就开始报复美玲师姐,对我说美玲师姐不是好人,烂得很,梅毒第三期,子宫都切除了,等等。美玲师姐只是劝他改恶向善,他都如此报复,更何况我揭发了他,他是不会放过我的,一定会连同他的诈骗集团疯狂污蔑打击报复我。

       到今天为止,陈宝生还没有开始行动,因为我的揭发虽然写好了,但还没有发出去,一旦把我的揭发发出,你们大家等着看吧,一定会是对我铺天盖地的谩骂。这样有报复心的人是圣人吗?能带领你们修学三藏、回归本源吗?

       为了保护我的生命安全,所以我写了以上这一份说明,这一份说明是在为报纸采访之前写好的。

王嘉蓉(王秋蓉)


陈宝生(恒生活佛)是个大色狼、大骗子,用不法手段诱奸了我

    我要控诉陈宝生(恒生)他是个色狼、大流氓,他威胁、侵占我,让我陷入痛苦黑暗的悲惨世界,原本我有自己很有前途的事业,他让他的弟子手下、师姐们来游说我,要我放下我的事业到他的身边来。

    在他那里我活生生的看到陈宝生和陈饶真真,不但不是一个真正的佛教徒,甚至连一个好人都谈不上。

    自从2009年10月份下旬左右,饶真真和别的男人出轨离家后,那时我们台北坛场已搬到台中,当时我在台北还有一个小公寓,有一天(2009年12月上旬) ,陈宝生就突然打了电话给我,知道我只有一个人在家,就说要来我家楼下接我,那时大概晚上7、8点的时候。结果我上了陈宝生的车,他就开车在台北市一直绕一直绕,当时我根本不敢多问一句要去哪里? (因为他是上师,我是弟子)后来绕了很久,他就把车直接开到内湖的“薇阁汽车旅馆”,进了门之后,陈宝生从他的公事包里拿出来一瓶威士卡,倒了两杯酒,当时我并不敢吱声,他拿了一杯给我,要我尝尝,我小试了一口,随后他又从公事包里拿出一瓶透明的液体,加了几滴后又要我试试有什么不一样的味道,我试了一口,告诉他有些许的苦,之后他要我喝完,但那杯确实有些许的多,喝了两大口还喝不完,但还是勉强的喝了。过了几分钟后,我觉得身上热热的,有点觉得兴奋,越来越控制不了,他就说晚上就睡着这吧,我不敢说不,随后他就把我拉进来怀里,脸靠近我,亲了我,而且告诉我:我是他的法眷属,如果我不和他在一起,我就会短命死的。

    并告诉我饶真真已经走了,他不会再要这个烂女人,他要扶我上来和我在一起,让我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过着呼风唤雨的逍遥日子,他说饶真真背叛了他,他要和饶真真离婚,如果我愿意跟他,他会和我结婚的,但我跟他说,我当时有男友,你也知道的。陈宝生要我和男友分开,我很痛苦,我刚从澳门回来不久,我们已经讨论了要结婚的事。马上,陈宝生脸色一变并且很严厉的说:“我要你和我在一起,你如果不答应,我就让SAM(我男友)消失在这世界上,而且你可以看到他先变成残废,你要不要试试看。”

    我一听非常惊恐,只能一直哭一直哭,流泪点头答应他的要求,他拍拍我,要我去冲冲洗洗,准备休息了,我边冲边哭,当我冲完澡走到他床边的时候,他一手把我拉上床,并解开我的浴巾(因为喝了有加料的酒,所以昏沉的被他拉了上去)。接下来他亲了我的嘴,舌头伸入我的嘴里饥渴的不停翻搅,当时我的酒里有下药,所以全身无力,只能任由他上下其手。

    他一路饥饿的从我的脸一直亲到了脖子,来到我的胸前,一口咬上了我的胸部,边吸边咬,并用力的揉捏我,那时我喝了他的酒兴奋头昏,我已经无能为力了,我难过的狠狠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但他更兴奋了,之后他一手搂着我,一手……太可怕了。

    在他满足了他的兽性之后,他无力的躺在我的身边,他说:我做梦都想坐在你肚子上,太舒服,真是太舒服了。我除了痛哭流涕以外,我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很痛苦,我痛恨我自己,我恨他为什么选中我?

    陈宝生,他这个表里不一的色狼,他为什么要选我?我恨他。

    早上醒来,他送我回家,要我回去东西整整,要带我下去台中。接下来两天,他带我去投宿在高速公路下的汽车旅馆。那几天,我男友都有打电话来问我好吗?关心我,但我也什么都不能说,我怕他生命会有危险或惨遭不测。那时候陈宝生都在我的身边,我怕我和男友多说几句会忍不住哭出来,所以就都匆匆的挂了电话。

    随后,陈宝生强行要我发一封信息给我男友,说我要和他分手,当我男友收到讯息后很急,一直打电话来,最后我把电话关了。隔天,我男友飞来了台湾,四处寻我,我避不见面,他又来了台中,求见了陈宝生,陈宝生告诉他:你们的事我无法管,嘉容不愿见你一定有她的原因,或许过一阵子她就会和你联络。所以就这样和男友断了来往,为了确保他的平安。

    在这些日子里多少次往返台北、台中,他都会开车带着我,前一晚我们都会投宿在汽车旅馆里,有些旅馆里有水池,他就会要我和他一起进到水池里做那些事。他喜欢摧残我,看我受不了的表情,他觉得好有优越感,他说:征服驾驭女人是一种能力和快感……

    但我已无从选择,我已经回不去男友身边了,我恨他。

    我真的好恨他,虽然我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但我的事业和我的人生就葬送在这个大骗子、大色狼的手里。

    在这期间(2009年底饶真真走后,一直到2013年12月),他也一直跟我保证,他一定要和饶真真离婚,然后把我带在身边,让大家都崇拜我,然后再找适当的时机,把饶真真彻底的解决了。

    (这是2013年底~2014年7、8月的对话,饶真真已成功复位)

    我告诉他:要离就现在离,我不想再拖下去,我的青春拖不起。

    陈宝生说:现在还不行,饶真真对他身边的弟子了若指掌,很清楚弟子们都帮他做了些什么。

    他说:这些都是他的法眷属,如果被饶真真揭发出来,就坏大事了。

    我问陈宝生:为什么还有其他法眷属?陈宝生笑笑的安慰我说:妳放心,妳是我心中最亲排名第一的法眷属。

    我问陈宝生:我是第一,那第二、第三……又是谁?

    陈宝生说了:当然是古雪莹、美玲、王美英、宋爽这些。

    我又问陈宝生:你为什么这么多法眷属?你和她们都有关系吗?这像我们这样的关系吗?陈宝生马上回答:妳在想什么?我不会这样做的,她们根本不够格,我只会和妳在一起,和妳有这样的关系。

    他又说了:我要经营事业,没有人帮忙怎么做?没有人帮着找人、没有人护法,事业要怎么经营下去……法眷属有两种,妳是我身边最亲爱的法眷属,她们是没资格的,林灿利也是我的法眷属,但是做护法和杂事就是他的工作。

    陈宝生又接着说:我也已经有向她提出离婚的事,但只要一提,她就和我打架,妳看这些伤,都是她弄的。

    确实我常看到陈宝生身上、脖子、领口、手臂上,常常有抓伤出血,渗血水、还没有结痂的痕迹。

    陈宝生说:这些我都不怕,我怕的是人言可畏。她说了,如果不对她好一点,她就要召集新闻媒体开记者会,她说要曝光我所有违法犯罪和伤害道德风俗的事,还特别交待不会放过嘉容,要让嘉容死的很难看。

他说:如果这样,这一切就完了,我的事业也会完蛋,就算到时候跟妳真的结婚,妳也不会幸福快乐,因为经济就是个问题,我是希望能给妳幸福快乐的日子,怎能让妳跟我一起受苦呢?

他这么一说,我又相信了他,一年又一年被他摧残、淫辱、欺骗,在这些日子里,他要我用我弟弟的名字买了一个小公寓(房子是2012年中旬买的),让我住在里面,但不准我和同学往来联系,也不准我有机会让同学看到或知道,我就这样过了好多年。只有美玲师姐,我很感谢她关怀我,我和她往来并不敢让陈宝生知道,但陈宝生终究还是知道了。

    陈宝生对我说:美玲不是个好人,她的嘴巴关不住,不可以对她讲真话,不可以让她知道,她如果把你我的关系说给邱先生听,邱先生如果爆料了,这会是爆炸性的头版新闻。妳如果不听话,我会用神通看到妳在想什么、干什么。妳如果敢对我不忠诚,我就会对妳不客气。

    这样的日子,我除了伤心、悲哀还有惧怕,每天关在家里就是哭,把眼睛和身体都哭坏了。

    美玲师姐知道我身体不好,便常常关心我,要我不要太悲伤。今年过年,我身上真的没有钱了,我好想到坛场自杀,让同学们看见我的痛苦,美玲师姐再次劝我、安慰我,并给了我30万元台币,要我先安住自己、照顾好自己,我当下痛哭,我很谢谢美玲师姐的帮助和慈悲的关怀我。

    我要做这里发誓,我所叙述(指控)我和色狼陈宝生所发生的一切,他对我的兽行、玩弄、糟蹋、欺骗都是事实,如果我造假编造他陈宝生,我愿堕地狱,永无出期。

    期间,他不只一次告诉我:只要让他发现我和其他男人有往来、不听他的话,他会一辈子都让我别想离开那屋子,而且,他要我每天都给他讯息,要用最亲密的语言和行为表态,让他看了能身心得到满足和快乐。

    如果我发给他的讯息,没有让他觉得亲密和快感,他就会让我痛苦,还时常检查我的手机,看看我有没有和其他人密集联系往来,并删除他发给我的亲密、暧昧言语的讯息。我只要想到陈宝生他说的话、对我做的事,我就难过、悲伤、惧怕。

    他知道我了解他很多事,我害怕他会杀人灭口,所以我趁陈宝生这次不在台湾的时间逃离了住的地方,但我非常担心他对我的家人、父母、弟弟、妹妹下毒手,也怕他会放火烧了我们家的房子。 (因为他说过要对付叛徒,烧他房子太容易了,我问他怎么容易,他说这门缝边洒点汽油,再把长绳泡汽油里弄湿,再拉开接着门缝,到远处点火,不就行了,然后人再离开,不就神鬼不知了。)

    这些话,我不知道他是说真的还是假的玩笑话,但我却怕他真的这样对付我的家人。另外,我要提醒大家,大家要清醒了,很多有钱人都被他诈骗了,还以为他是有神通的圣者,其实他是个大骗子,他根本没有神通。

    陈宝生和陈饶真真是一丘之貉,男的骗财骗色,女的饱暖思淫欲出轨找男人,还装出一副圣洁的样子,他们(陈宝生、陈饶真真)都是骗子、大骗子。   
    我用血泪泣诉:

2009年12月是我被陈宝生打入人间地狱人生痛苦的开始,我希望公开这一切,为保我和家人的安全,如果我遭遇不测,请大家为我讨回公道,也请警方保障我和我的家人生命安全。

2017年5月30日
王嘉蓉 亲笔


陈宝生从法国回台后的对话

   

       2016年11月底,他从法国回来后,有一天打电话给我,已经晚上12点多了,要我等一下公司人走后到公司去一趟。我到了之后,看他神色有异,我不敢随意开口说话。他跟我说:他要脱离第三世多杰羌佛和佛教总部。

       我问他:“怎么了?为什么?”

       陈宝生说:“他们要整我,你没看见那么多针对我的公告吗?”

       他还说:“我的师父说我是骗子,我不应该骗大家,我不能接受我的师父说我是骗子,我从来没骗过人。”

       陈宝生还说:“我明明考的很好,师父却说我考的很差,这摆明是要把我弄下来,根本就是要弄垮我。现在不管谁赞不赞同,我还是要独立出来走我自己的路,就算只剩下一个弟子,我还是要说法。如果我现在不早点脱离出来就来不及了。到时候如果年审要我去,再弄我一下,我不就完了吗?”

       我听了这样的话,我劝他不可以这样,要赶紧去忏悔,去向佛陀师父忏悔,那当时他就瞪大眼睛骂我“混蛋,都还没把你扶正,你的胳臂就往外弯,我不会再理你。”

       后来我不敢再说话,再过一会儿他说“妳发誓,妳不会把刚才听到的话告诉佛陀师父或其他人。”

       所以我在他的面前发了誓。

2017年5月30号
王嘉蓉 亲笔



 
 

地点

台湾 - 台北
台北市大安区复兴南路一段137号12楼之7

台湾 - 宜兰
宜兰县罗东镇光荣路185号7楼

台湾 - 新竹
新竹市东区林森路275号10楼之7

泰国
36/108, 34th Floor PS Tower, Soi 21 (Asoke) Sukhumvit Road, Klongtoey Nuea Wattana, Bangkok 10110, Thailand

马来西亚
126B, 2nd Floor, Jalan Burhanuddin Helmi, Taman Tun Dr Ismail, 60000 Kuala Lumpur, Malaysia

 

联络我们

佛教聞法中心 

美国
Tel: +1-626-233-6863
Email: yccathy@gmail.com

台湾 - 台北
Tel: +886-0939825521
Email: info.taipei@bddlc.org

台湾 - 台中
Tel: +886-2-87739228
Email: Sy825521@gmail.com

台湾 - 宜兰
Tel: +886-0910057127
Email: info.yilan@bddlc.org

台湾 - 新竹
Tel: +886-0911-868-615
Email: info.hsinchu@bddlc.org

泰国
Tel: +66-2664 1443
Email: info.th@bddlc.org

马来西亚 - 吉隆坡
Tel: +60-173787128+60-1121353880+60-123142271
Email: bdmamalaysia@gmail.com

马来西亚 - 槟城
Tel: +60-192393363

Zircon - This is a contributing Drupal Theme
Design by Weeb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