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古、齊白石PK第三世多杰羌佛,看誰的作品厲害

 

請看下面梵古、齊白石 PK 第三世多杰羌佛誰厲害的結果

 

我在畫壇度過了六十多個春秋的生涯歷程中,有了這幾十年的體驗和實踐,結識了不少名家高手,尤其是擔任北京國家博物館書畫鑒定中心的總顧問,和書畫評審鑒定專家以來,主要的工作是鑒定和評審東西方的畫作,而所鑒定過的名畫至少也有幾萬件了,特別是荷蘭的大師梵古和東方一霸的齊白石的存世珍品。

 

梵古、齊白石都是世界著名的藝術大師,一個是代表西方的頂尖高手,另一個是東方畫壇的特級大師;都是從各自的古典文化傳統中吸取精髓,而創作新的風格和宇宙觀,成為新時代和新潮流承先啟後的藝術創派宗師。從他倆的作品中可以反映東、西方傳統文化不同的特質。而對於梵古和齊白石的作品,能影響整個世界的藝術文明到什麼程度?是怎樣的境界能導致他們成為世界美術史上,挺立的豐碑而令人高山仰止呢?

 

繪畫評論家們把梵古、齊白石兩人的作品拿來互相比較孰高孰下,而結果兩位各有千秋,並且都是藝術上登峰造極不敗的戰將。但最近又有藝術評論家們又搬出了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油畫向日葵”和“國畫向日葵”,做出了非比尋常的一番不同評價,而將梵古、齊白石再拿來與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創作比較,孰高孰低誰更厲害而成為高手中之高手。梵古、齊白石和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作品比較結果,給了人們極大的啟示。

 

西方藝術從文藝復興以來強調理性分析,追求形似的傳真寫照。利用光線、質感和細節呈現出一個寫實的立體透視空間,而數百年後到了梵古的年代,對於形似以及光線的明暗人物黑扳的反感,而開創了適合他自已的,色彩明亮、瑰麗雄勁、交錯的筆觸的印象主義,成一代之宗師而銘刻于西方藝術文明的豐碑裡。當人們一想起梵古,就會想起他獨特的個性和目光如電的眼神,滿身是勁,時刻都為追求藝術的靈感而櫛風沐雨。他是個天生的藝術家,而且還有點神經質,自信心非常強烈;就因為他有此特性,對他自已喜愛的藝術一往直前,而無後顧之憂,他熱愛自已的作品而傲視一切,他寧可遺世獨立而不屑與同時代的畫家們為伍。他的作品色彩明快,筆觸如風起雲湧般翻騰於天空中,他所畫的田園、人物、花卉、等等生動活潑,每筆都是由內心的情感轉化而來,開在他豐富多彩的自畫像中,和超塵脫俗的“向日葵”裡,靈氣迫人而動人心魄。

 

從梵古的繪畫創作精神和立意中,能尋覓到他對中國水墨畫有深刻的研究和認識。正因為如此,他在用筆、造形、設色方面,施展出中鋒和排筆的手法。他筆下的《聖經》以幾筆排成,又如他所繪的自畫像,臉上的線條和色彩,已到達超凡脫俗的境界。而這些筆觸我們不難發現,他吸取中國畫的養份與精髓;故梵古的作品也遠勝於其他西方油畫家,如塞尚、高更等同時代的畫家們,脫穎而出成為絕代高手。這是與東方的中華文明與西方文藝復興時期的古典藝術,如點彩派、德國表現主義和印象派等有著緊密相連的關係。他到最後,畫到人我一體、天人合一境界時,已到了無拘束的“任自然”境界。因此他不知道還有自我的存在,而只有藝術觀和宇宙觀,而“任自然” 是中華文化老子哲學的精髓。他拿刀子把自己的耳朵割下來,於忘我於畫的境界中,對當年社會的不公平與怨恨作出無言的反抗。

 

齊白石其實對印象派、野獸派、寫實主義等西方繪畫都有深厚的研究,取西方之精髓,融匯東方藝術的傳統精神,自創一派而成為二十世紀國畫大師。他落筆沉穩而力透紙背,他用羊毫筆而以書法入畫,其線條剛健有力而帶有婀娜多姿和力拔山兮氣蓋世的豪情,像鐵線描般鋼圓而有彈性。他的筆所到處隨心所欲而自然天成,並配以如碑刻般強壯雄健流暢的書法。這種隨心所欲的“任自然”的藝術思想,正是中華民族老子哲學和藝術文明的泉源;而又和梵古借鑒老子的哲學思維是一致的。齊白石在繪畫中喜歡留白,而留白在黑白的中國水墨畫中也定為是一種素彩,所謂墨分九色(中國古書墨分五色),這就說明了白色的紙和黑色的墨都是色彩。齊白石的作品有精密細緻的一面,所畫的昆蟲如蚱蜢、螳螂、蝴蝶等,非常精緻和色彩燦爛,而有些作品卻是寥寥數筆,意到心不到的忘我境界。無論筆下所畫的一切,生動活潑而躍然紙上,而靈氣動人經絡。 總之,他落筆胸有成竹,童心意趣渾然天成。

 

最近有人拿梵古和齊白石兩人的作品“向日葵”與第三世多杰羌佛創作的“向日葵” 比較,看誰繪的更厲害與超群,或對後世的影響更廣和深遠。而我對梵古、齊白石、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繪畫作品過目較多,正如我九歲在老師的啟蒙下開始研究和鑒賞齊白石的畫作,十四歲開始欣賞梵古的作品與研究,都己經數十年矣!同時,我對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創作神往己久。為了卻我的欲望和心願,還直接乘飛機從紐約到三藩市參觀“美國國際藝術館”和到洛杉磯欣賞“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的珍藏。這兩間藝術館雄偉莊嚴的建築,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而藝術館內珍藏的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真跡藏品,有不同材質的各種創作,有豪放的、也有細緻嫵媚而令人震驚的,不一而足;而唯一沒有給參觀者欣賞的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筆下的“向日葵”。當我聽說有評論家拿梵古、齊白石的“向日葵” 與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向日葵”比較時,我自然地覺得,就以我數十年對梵古和齊白石所作的研究和經驗,覺得他們三人的藝術境界是旗鼓相當的,而關於比較他們三人的“向日葵” 作品,高低之分還是有的。這包括構圖、色彩、用筆、線條、神韻、靈氣等等,都是可以比較誰畫得更好,或者換句話說,誰的作品讓觀者更喜歡和給人們更大的喜悅,又或對整個世界文明和藝術觀與哲學的影響更大呢?因此,我們會毫不含糊地已經得出了一個結論,三人中論情性與修養,梵古會是三人之末;論功力,齊白石也在梵古之前,而梵古在西方文化中己是頂尖的強者。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現世紀的佛陀,大慈大悲渡眾生而又非凡夫俗子之身。以佛陀的修為,不用說都在梵古和齊白石二人之上;以繪畫的創造和功力,佛陀又豈是凡夫俗子們所能及的?就這樣,勝負立判。

 

當那些評論家們把梵古和齊白石與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向日葵” 進行了一番細心的研究,同時他們進行了臨摹三人的“向日葵”作品,在臨摹梵古和齊白石的作品後,確實深深感覺在實踐中更能認識,如真正要達到他們的境界,雖不太容易而並不難。而對於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向日葵”作品,臨摹起來比較吃力,雖反複試了多次,不但神韻,就連外形都難摹仿。羌佛的“向日葵” 很明顯地有扎實的中西畫基礎和傳統功力,而精華粹匯,自成一派的筆觸、情調與色彩。色調與筆痕渾樸厚重,溫潤與華美,其筆觸與神韻生動活潑而融為一體,而有出神入化的磅礡豪邁與靈氣,和強大的生命力。對於多杰羌佛的油畫插在花瓶中的“向日葵”,畫藝高絕而異變多端,構圖簡單玄妙,花朵大方自然,到了讓人無法捉摸而達到天人合一的境地,靈氣迫人。關於他的水墨“向日葵”,筆法豪放自然,揮灑自如,筆力沉雄穩健而飄逸如金石般韻味;從上到下,整幅畫呈現和諧而有動感的境像,而自然地表現活鮮的生命力、瀟灑與靈氣的精神。

 

西方文明的梵古,東方文化的齊白石和第三世多杰羌佛三人的比較,因為文化的差異而各有千秋。而二三百年後,能夠影響整個世界的,才是永恆的豐碑。“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五百年!” 而對現世的人們來說,你心中喜歡誰?誰就是最厲害的!

 

請看下面六幅畫的對比:

 

梵古作品《向日葵》之一

 

梵古作品《向日葵》之二

 

齊白石作品《向日葵》之一

 

齊白石作品《向日葵》之二

 

第三世多杰羌佛水墨作品《向日葵》

 

第三世多杰羌佛油畫作品《向日葵》

 

林緝光

2018 年10月26日

 

地點

台灣 - 台北 
臺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一段137號12樓之7

台灣 - 宜蘭
宜蘭縣羅東鎮光榮路185號7樓

台灣 - 新竹
新竹市東區林森路275號10樓之7

泰國
36/108, 34th Floor PS Tower, Soi 21 (Asoke) Sukhumvit Road, Klongtoey Nuea Wattana, Bangkok 10110, Thailand

馬來西亞
126B, 2nd Floor, Jalan Burhanuddin Helmi, Taman Tun Dr Ismail, 60000 Kuala Lumpur, Malaysia

 

聯絡我們

佛教聞法中心 

美國
Tel: +1-626-233-6863
Email: yccathy@gmail.com

台灣 - 台北
Tel: +886-2-87739228
Email: info.taipei@bddlc.org

台灣 - 台中
Tel: +886-0939825521
Email: Sy825521@gmail.com

台灣 - 宜蘭
Tel: +886-0910057127
Email: info.yilan@bddlc.org

台灣 - 新竹
Tel: +886-0911-868-615
Email: info.hsinchu@bddlc.org

泰國
Tel: +66-2664 1443
Email: info.th@bddlc.org

馬來西亞 - 吉隆坡
Tel: +60-173787128+60-1121353880+60-123142271
Email: bdmamalaysia@gmail.com

馬來西亞 - 檳城
Tel: +60-192393363

Zircon - This is a contributing Drupal Theme
Design by Weeb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