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迦牟尼佛

 

義雲高
 

旺扎上尊金剛法曼擇決法會擇出佛陀真身

〔本報訊〕西元二○一五年九月五日,在美國一場「金剛法曼擇決佛陀」的法會史無前例地在數十位藏密尊者、法王、仁波切與法師參與下舉行,由西藏大活佛,曾在西藏閉關四十六年,佛法證量為金釦三段,三星日月輪的旺扎大尊者主法,金剛法曼擇決出釋迦牟尼佛是真正的佛陀,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真正的佛陀,六祖大師慧能不是佛陀,是一位大菩薩轉世。

 

金剛法曼擇決法是怎樣等級的法會呢?根據召開兩場擇決佛陀真身法會的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的說明,金剛法曼擇決法是用來擇定一切聖者的真假、屬於勝義性的無上大法之一,在此世界中,祂與先知預言品列為擇決法之魁首,其次是勝義內密的「百法明門黑關擇決」法,再次為內密的打卦神諭,再其次才是外密的金瓶掣 籤、轉糌粑丸、觀湖認物等。該金剛法曼擇決和先知預言是「他」、「自」擇決法之頂首,此法至少必須大摩訶薩方能掌持,故決無巨聖之外的任何大法王、尊者們 持有,包括能作內密灌頂的教尊級大法王、大尊者也無資格掌持。莫知教尊說:「我雖然剛剛步入掌持內密灌頂之門,但是金剛法曼擇決法連邊都還沒有摸到,必須 是已經掌持到勝義內密灌頂并接近境行灌頂的道行才可以舉行金剛法曼擇決,否則是做夢也不可能的。」

 

為什麼要舉行這場金剛法曼擇決佛陀真身的法會呢?根據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的記實文字,其緣起是建立在世界上非常多 的佛教徒,想恭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三年前返老回春的對比照片,但第三世多杰羌佛不同意,祂認為這是一個普通照片,大家拿去沒有任何意義,一直堅持到了三 年後的二○一五年,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好不容易做通了工作,第三世多杰羌佛才同意把祂的兩張照片不收分文捐贈給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但提出聯合國際世 界佛教總部只能低價給想要的人,不能以此照片盈利。二○一五年十月底,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向全世界發行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還老回春的對比照片,吉祥殊 勝,法喜充滿。

可惜的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照片底端注上了文說,要求必須附在照片的下面,主題是說,祂是一個跟大家一樣的普通 人,不是聖人,沒有過人之處,祂不懂返老回春法,是一位長老給祂的一劑藥起的臨時現象。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說,事實上,我們很多人親眼見到,大法王中的 泰斗旺扎上尊就曾經當眾修法加持,僅僅十幾分鐘,就讓六十餘歲的老人回春到了三十歲左右,旺扎上尊以此來證明佛法裡就是有返老回春法的事實,上尊說:「佛陀師父是宇宙,我只是一塊小石粒子,我都能加持行人臨時的返老回春,羌佛高過我百千萬倍的道行,你們能相信佛陀師父是普通人嗎?」旺扎上尊儘管證明了,但 是鑒於佛陀說出祂是與大家一樣的普通人這種話以後,造成世界上非常多的善根聰慧差一點的佛弟子們感到彷徨不知所措,無法決意,十分壓力,大家一致認為,從 科學和因果的角度來看,在這世界上哪裡有十幾分鐘的時間就突然五官全部更新返老回春的神藥呢?而且三年已經過去了,羌佛的臉上照常沒有一條皺紋,潔嫩肌膚 白裡透紅,美艷英俊莊嚴,這除了佛陀,哪裡是菩薩能有此極美殊勝呢?藥物又焉能為之?更況僅憑羌佛顯密圓通、五明登峰的成就,在佛史上就找不到哪一位聖者 能與之品評的,查史、上網,詳找之後確實一個也找不出來!羌佛怎麼沒有過人之處?普通人更是連羌佛的邊際都不著,羌佛怎麼會是普通人呢?但另一方面,因為 是佛陀講的話,難道不聽嗎?為此,愚迷者一頭霧水,不知該如何辦?造成行人們這種壓力後,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經研究決定,為了給佛教徒們一個正確的答 復,為了利益眾生,只能對佛陀行之不恭了。由金釦三段以上巨聖德旺扎上尊主持金剛法曼,修法擇決真假佛陀的本源。很多行人為此想了解金剛法曼擇決佛陀的法 會狀況。現報導如下:

 

二○一五年九月五日,歷史上神聖莊嚴的以「金剛法曼法擇決」佛陀大法會再次拉開了序幕,旺扎上尊聖駕親臨壇城,與在場迎接,禮敬現觀作證的大聖德莫知教尊和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主席祿東贊法王、總部秘書長開初孺尊、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總住持證達上人、阿寇拉摩大活佛等幾 十名高僧、仁波且、大德相互合掌道安後升座法臺。

 

為了公正面對,首先擇決印證的是南無釋迦牟尼佛,法章上寫道:「敬祈擇決印證  釋迦牟尼佛如果是真正佛陀,依法髮曼加冠,若不是真正佛陀,不予加冠」。先將釋迦牟尼佛像放在一普通的四條腳的棕黑色平板桌子上,再捻一撮恆河砂,其色澤 為淡駝絨色,放在釋迦牟尼佛佛像頭頂髮處。經旺扎上尊在約四米遠的法臺上開始作法,敲響木魚、搖鈴、打杵、手印、頌咒,燒了十二道黃文書後,大家就在眼面 前看到,果然放在佛頂髮處的恆河砂開始散開來,神變莫測,而每一粒砂此時都有了生命,各自行動神變成立體的髮絲狀髮冠,非常自然美妙地直立在釋迦牟尼佛的 頭頂上,現出佛陀頂髻髮曼加冠,當場印證了南無釋迦牟尼佛是真正的佛陀。緊接著在同一張桌臺上,擇決的是第三世多杰羌佛,法章上寫著「敬祈擇決印證  第三世多杰羌佛如果是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應世,依法髮曼加冠,如果不是真正佛陀,不予加冠」,果然在旺扎上尊如前無二修法,最後燒完了十二道文書後,原本 平捻在第三世多杰羌佛頭頂髮上的淡駝絨色恆河砂,突然神變長高,每粒細砂相互連接成線條絲狀的頭髮絲在空中立起不倒,很快自動打成了髮曼,第三世多杰羌佛 像戴上了立體的佛陀頂髻髮冠,印證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真正的佛陀應世!最後擇決的是印證禪宗六祖慧能大師是否為佛陀化身,法章上寫到「敬祈擇決印證  六祖慧能如果是佛陀化身  依法髮曼加冠,如果不是佛陀化身,不予加冠」,結果旺扎上尊如前修法後,最後燒了十二道文書,大家看到捻在慧能祖師頭頂上的淡駝絨色恆河砂紋絲不動,沒有 任何變化,終結印證出了慧能祖師不是佛陀化身。然後只得降級,再接著擇決慧能祖師是不是大菩薩轉世,法章上寫道:「敬祈擇決印證  六祖慧能如果是大菩薩轉世者,依法髮曼加冠,若不夠菩薩資格,不予加冠」,經旺扎上尊修法後,果然慧能大師的頭上戴上了法冠,石砂變成了髮冠,但是因為慧能祖師並不是佛陀或等妙覺菩薩,所以依法規其恆河砂化顯的髮冠不是立向空中的,而是平面的,但是非常自然天成結構,絕非人力可為。

 

兩場法會歷時五個多小時。為明瞭金剛法曼擇決加冠的殊勝和真實無比性,每一位參加法會會的尊者、法王、仁波切、大法師,法師、大居士等人,每一人都參加一 項用恆河砂加冠法像的測驗,結果,不論是金釦二段、金扣一段、藍釦三段的聖德,在現場都沒有一個有能力讓恆河砂加冠佛像,毫無神變佛力,證明這金剛法曼擇 決大法,除了金扣三段,三星日月輪以上的巨聖德能修,餘下的皆不具修成的道行。

旺扎上尊對此場修法非常自責,他說他修為膚淺,無功無德,是自身業力所造成,沒有把擇決法修圓滿。其實是在法會過程中,觀禮中的有極少數幾個人,業力浮 現,亂律殿堂,見境之下興奮難控,大吼大叫,你推我拉,造成輕慢聖法,未能達到徹底殊勝,因此旺扎上尊下決心修第二場法會。第二場法會由祿東贊法王代旺扎 上尊作了紀律規定,宣佈在場諸人可以近前觀看,但不准與會者高聲喧嘩、推拉他人,只能一心恭敬,近前展觀。果然一經旺扎上尊作法,第二場的法會圓滿成功, 殊勝無比,再次印證了釋迦牟尼佛是真正佛陀,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始祖佛多杰羌佛應世,捻在頭頂的淡駝絨色恆河砂神變莫測,從散髮冠到披頭髮冠,從粗毛冠變成 細毛冠,砂與砂之間空白空間之間或疏或密,該留空間的地方,砂絕不站在那裡,也絕不會大家擁擠在一堆,每一粒砂都有獨立的生命,有的行走其快無比,剎那到 位,有的漫步行走,有的轉彎道而行,有的走過頭又反折回來,有的從下爬到頂上,一顆接一顆,變成一條一條的髮絲,直立上空而不倒,神奇到了極點,最終打髻 成為圓滿的佛陀報身冠。當旺扎上尊一彈手印,突然髮絲倒下成了砂堆,髮絲蹤影全無,上尊法旨把此恆河沙(作法後成了金剛砂)分發給在場諸人,每位參加法會 者都當場分到了呈現真身佛陀聖冠的金剛砂。

 

當時的狀況是,在同一桌子上、同一位子、同一樣修法、同樣的恆河砂,結果顯聖的三駕髮曼造型完全不同,一駕菩薩的平面冠,兩駕立體直向空中的佛陀髮冠,其形狀結構也完全不一樣。

 

當天參加法會的人都在以上引述的記實文中簽名發誓作了證的:「我們都參加了旺扎上尊主持的金剛法曼擇決佛陀法會,我們明信因果,以上所說真實不虛,沒有任何妄語。如果說假話欺騙大家,不僅不得成就,應該墮入三惡道,悲慘痛苦無比;如果以上所述都是實在的,祈願所有眾生都能學習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和南無釋迦牟尼佛的如來正法,福慧圓滿,成就解脫,利益無量眾生。」

 

發佈日期: 2016-01-27 09:02:57

 

释迦牟尼佛

金剛法

金剛法

 

宗教奇蹟修淨土見彌陀侯欲善罹肺癌無痛安祥圓寂
東森新聞報 2003/06/05  18:55
記者蘇靜蓉/洛杉磯報道

義雲高

 

        佛教弟子侯欲善於六月一日於洛杉磯家中結往生手印安詳圓寂,享年七十三歲,其妻侯李慶秋親眼見到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來到天空接引她的先生往生極樂。侯欲善臨終前諄告妻子今生必須跟隨他的上師學佛修行。
 
        侯欲善的妻子,加州執業中醫師侯李慶秋,在侯欲善圓寂日,於宅中靈堂前向前往該宅做法事的二十多位出家法師,講述了侯欲善的學佛及圓寂經過:
 
        侯欲善學佛多年,於四年前發現患肺癌,長期治療痛苦不堪。一年半以前,侯欲善夫妻到義雲高國際文化基金會聽聞義雲高大師的佛法開示法音帶,當時十分震驚,想不到這個世界上有如此微妙之佛法。侯欲善聽聞正法後,對義雲高大師無限敬仰,一片赤誠,從此參加基金會共修,聽聞義大師開示法音從不缺席,而且發心到基金會做全天義工,基金會同事對他十分感佩,勸他不要在基金會勞累,回家好好養病,但他卻說:「不行,我在做佛事,你們不能理解的。我只求能早日見到雲高大師。」
 
        今年二月,侯欲善和妻子侯李慶秋,通過美國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洛桑加措仁波切引領,皈依義雲高大師為師,見到大師後,侯欲善夫婦十分驚訝地發現義大師與他們想像的完全不同,原來他們想像中的義大師高不可攀,但見到後才知道義大師是如此的平易近人。他們誠求灌頂傳法,並供上他們的積蓄供品,義大師看也不看就說:「我不能開先例接收你們的供養。」正言謝絕。但義大師毫不猶地為他們灌了頂傳了法。侯欲善得法後精進勤修,很快深入了境界,他的癌症疼痛突然全部消失了。
 
        今年五月浴佛節那天,侯欲善和侯李慶秋再度見到了義雲高大師。義雲高大師問他這次想要求什麼,侯欲善身患絕症,但他絕不為絕症病痛而有所求,他恭敬誠求其金剛上師義大師:「其他的我什麼都不求,我只想求怎樣能很穩當地往生極樂世界,這是我唯一心願。」義大師告訴他:「既然是這樣,那麼你就要換一種修法了,要換成淨土宗的念佛法門,口唸『南無阿彌陀佛』。但最關鍵的是我要傳授給你一個秘密的往生手印,你很快即能得見彌陀境界。這樣,佛菩薩就會儘快接引你到極樂世界了。」大師非常慈悲地把侯欲善叫到他的身旁坐下,秘密傳給了他手印。侯欲善得傳至高念佛法門大法,激動萬分,高興得無法形容。
 
        自從浴佛節那天得傳彌陀大法以後,身為醫生的侯李慶秋就看見她先生頭頂和背部隨時散放出黃色和紅色組成的金色光芒,瑞氣耀眼,吉祥無比,哪裏像一個癌症病人!從這次開始,身上的所有癌症病痛沒有半絲半毫的痕跡,痛症消失,浮腫消失,醫院開的嗎啡止痛針等全都用不上了。有一天,他問在醫院做麻醉師的女兒Lily:「爸爸的臉色怎麼樣?」女兒回答說:「爸爸,你的氣色真的很好,精神很好,看不出來你是病人。」
 
        5月25日早晨,侯欲善告訴妻子說:「昨天晚上,我修法的時候進入了三昧耶境,我去了極樂世界。極樂世界真是美啊,那裏的紅色美得無法形容,黃色也美得無法形容,綠色、紫色等等我都沒有辦法告訴你它們有多美。」
 
        侯李慶秋說:「那你能舉例告訴我到底有多美嗎?」侯欲善想了想說:「極樂世界的顏色是世間無法比擬的,至於景色,你記不記得我們年輕的時侯在西湖遊玩,西湖的清晨,朝霞穿過湖面的氤氳之氣透出來那種五彩斑斕的景色?極樂世界比那種景色美多了。而且佛陀還跟我說七天之後將會來接我走,並且讓我告訴世人,世上最好的佛法就在我們上師那裏,要告訴世人好好地學習佛法。」
 
        5月31號,侯欲善將家中事務一一安排妥當,為女兒留下遺言說:「你母親這一輩子做什麼事你們都不要指責她,但有一件事情你們是可以指責的,那就是如果你母親脫離了佛法,沒有跟隨金剛上師(義雲高大師),生了退轉的時候,你們一定要批評提醒她,讓她跟著我們的雲高上師認真修行,決不能退轉。」
 
        然後又對妻子侯李慶秋語重心長地說:「你這一輩子,其他的事做對做錯都無所謂,但有一件事不能錯,就是要跟隨金剛上師好好修行,你只有跟隨他老人家才能成就,他老人家的佛法才是真正的佛法。」交待完後事,侯欲善告訴妻子他今晚就要走了,並告訴她:「今晚你要注意,在圓寂那一刻,我怕落入昏沈,進入魔境,你不要睡覺,要提醒我觀想金剛上師在我的頭頂和觀想彌陀佛在我的頭頂,一心持咒。」
 
        當天晚上,在海邊的家宅中,侯李慶秋已預知丈夫侯欲善將往生佛國,因此用了四個鬧鐘分別不同的時間每一個小時鬧響一次。果然,六月一日清晨六點十五分,侯欲善脈博減緩,呼吸也緩慢下來,侯李慶秋將侯欲善的病床搖起,兩人一起不停念誦:「南無金剛上師!南無阿彌陀佛!」侯欲善接起義雲高大師傳授給他的秘密手印。這時,侯李慶秋突然聽到天響起,侯欲善身體發出越來越強盛的金光,她看到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等諸佛菩薩出現在海邊天空,佛菩薩的光芒與侯欲善的光芒融匯在一起,愈來愈強盛,時間約五分鐘後,佛菩薩消失,天樂也消失了,這時她才想起趕快摸侯善的脈搏,侯欲善的脈搏、心跳都已經停止了。
 
        美國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會長張天佑,在侯欲善圓寂後,第一個趕到侯居士家,他看到侯欲善斜靠在床上好像睡著了一樣,毫無痛苦的表情,雙手接著往生秘密手印,臉色十分安詳。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主席、華藏寺住持隆慧導師對此事感慨不已,不停讚頌義雲高大師的偉大。她說她常看到癌症病人臨終時的痛苦,尤其是肺癌,真是難以言狀,連人都不認得了,哪裏還能接手印念佛。而義大師所傳授的淨土念佛法門,能讓一位肺癌患者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如此殊勝吉祥地金光圍繞,病痛消失,而由諸佛菩薩親自接引往生極樂世界,如此偉大的如來正法,豈是語言能夠表述之!
 
        侯欲善圓寂前晚,親手包了一包禮品和五千元美金,對妻子說:「上師從來不收供養,我生前上師不收我的供養,今晚我就要圓寂了,明天你就把這些供養品送到上師那裏,懇請上師收下。」六月一日,侯李慶秋聽從丈夫遺言將這包供養品送到義雲高大師那裏。她跪在地上長流眼淚激動無比地懇求義大師收下供養,並高聲大喊:「我至高無上的佛陀金剛上師啊!」
 
        大師對她說:「你不要這樣稱呼,我不是什麼佛陀上師,我只是一個非常平淡,跟大家一樣的行者。」
 
        侯李慶秋說明這是侯欲善的遺囑供養,大師說:「看來是沒有辦法了,不收是不行了。」只得將供養收下,安排將侯居士的這些遺品陳供在寺廟,個人不得享用,而且馬上從自己的伙食生活費中調出六千美金送到侯居士家中作為安葬遺體補助費,並通知了兩座大寺廟的法師們前往助修功德。
 
美國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
 
 

地點

台灣 - 台北 
臺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一段137號12樓之7

台灣 - 宜蘭
宜蘭縣羅東鎮光榮路185號7樓

台灣 - 新竹
新竹市東區林森路275號10樓之7

泰國
36/108, 34th Floor PS Tower, Soi 21 (Asoke) Sukhumvit Road, Klongtoey Nuea Wattana, Bangkok 10110, Thailand

馬來西亞
126B, 2nd Floor, Jalan Burhanuddin Helmi, Taman Tun Dr Ismail, 60000 Kuala Lumpur, Malaysia

 

聯絡我們

佛教聞法中心 

美國
Tel: +1-626-233-6863
Email: yccathy@gmail.com

台灣 - 台北
Tel: +886-2-87739228
Email: info.taipei@bddlc.org

台灣 - 台中
Tel: +886-0939825521
Email: Sy825521@gmail.com

台灣 - 宜蘭
Tel: +886-0910057127
Email: info.yilan@bddlc.org

台灣 - 新竹
Tel: +886-0911-868-615
Email: info.hsinchu@bddlc.org

泰國
Tel: +66-2664 1443
Email: info.th@bddlc.org

馬來西亞 - 吉隆坡
Tel: +60-173787128+60-1121353880+60-123142271
Email: bdmamalaysia@gmail.com

馬來西亞 - 檳城
Tel: +60-192393363

Zircon - This is a contributing Drupal Theme
Design by WeebPal.